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渣夫调教手册

更新时间:2020-08-01 09:01:16

渣夫调教手册 已完结

渣夫调教手册

来源:落初 作者:红歌 分类:都市 主角:陈妙陈玄泽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红歌原创的都市小说《渣夫调教手册》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陈妙陈玄泽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裴家长子裴靖是个二世祖,不光喝酒打架,还是个烂赌鬼,十六岁的少女陈妙为了给父亲买一口棺材,自愿嫁给了裴靖这个渣男。  一夕之间裴家让裴靖输得精光,一家人只好搬进了贫民区。  陈妙不慌不忙:没钱没地,看他怎样花天酒地、赌博泡美女。夫君渣一点不要紧,慢慢调教回来不就得了。  一句话简介:这是一部忠犬养成史,陈妙将渣夫裴靖改造成忠犬的故事。  ---------------  我的新书《杀手毒妃:王爷药别停》开坑啦,书号:462286,每天中午11点更新,希望大家继续支持!我的书友群:367586582欢迎来戳,开新书第一时间知道,有互动,随时调戏作者,书里客串,好处多多!欢迎大家踊跃加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陈妙冲到前街的时候,已经晚了。

陈玄泽蜷缩在地上,一把晶亮的匕首远远地丢在地上。

陈玄泽半边身子都染满了血迹,杭飞珏带的那两名打手,正在不停地朝着陈玄泽身上踢打着。

而杭飞珏双手抱胸,冷冷的看着陈玄泽,不发一言,周围围了无数的百姓观看,纷纷指指点点,却没有人出言阻止。

陈妙怒道:“住手!”

那两名打手手下一滞,看了一眼飞奔而来的陈妙后,又朝着杭飞珏望去。

杭飞珏摆了摆手,那两名打手方才住手,站到了一边。

陈妙心中狠狠一跳,冲到了陈玄泽身边,焦急的低声唤道:“爹爹!”

杭飞珏挑眉冷笑道:“陈小姐,杭某放过你们一家,你爹却几次三番前来挑衅,刚才还想用匕首行刺杭某。”他指了指周围围观的百姓,“如今人证物证俱在,如果杭某报了官,只怕你爹有命进监牢,却无命再走出来了!”

陈玄泽虚弱的说道:“我只恨刚才没有一刀杀了你!”

杭飞珏冷冷一哼,刚要说什么,却听陈妙低声说道:“杭公子,还请你高抬贵手,放过我父亲,陈妙感激不尽。”

杭飞珏脸色阴晴不定,瞟了几眼陈妙,见眼前的少女面色冷凝,虽然瘦弱,眉梢眼底却别有一番傲骨。

一时之间对陈妙不禁多了几分不忍。

他虽然是为复仇而来,算不得什么好人,却也不是那种赶尽杀绝之人,当下只淡淡说道:“看好你爹,再有下次,杭某绝不姑息。”

说罢带了人扬长而去。

陈妙低声叹息,此时陈玄泽早已虚弱的连话也说不出,陈妙只好连搀带扶的将陈玄泽带回了家中。

陈灵一见爹爹浑身是血的被姐姐搀扶回来,吓得脸都白了。陈妙艰难的将陈玄泽搀扶到床上,转头对陈灵喊道:“愣着做什么,快去请大夫!”

陈灵一个激灵,转头就朝门外跑去。

陈妙将父亲送到床上躺好,只见陈玄泽气息奄奄,唇边不断冒出血沫。

她心慌起来,用手巾不断地擦拭着陈玄泽的唇角。

陈玄泽勉强睁开了眼,低声说道:“妙儿。”

陈妙见他睁开眼,连忙唤道:“爹爹,你感觉怎样?身上可难受的厉害?”

陈玄泽咳嗽了两声,带出一口血沫。他年纪已大,刚才那两个身强力壮的打手下手可不轻,这一阵的功夫,他几乎已经去了半条命。

他强撑着一口气,面有悲色,惨然说道:“妙儿,爹爹无能,将偌大的家业毁于一旦,让你姐弟两人受苦了。”

陈妙强笑着安慰:“爹爹,你不要想得太多,只要安心养好伤,我们一家人哪怕就是苦一点,也能安安乐乐的生活下去。”

陈玄泽悲伤地摇摇头,长叹道:“妙儿,爹爹对不起你们。。爹爹这一生,亏欠你们太多了。。”

陈妙将心中的悲伤强压在心底,轻声说道:“爹爹,女儿不求大富大贵,自幼母亲去得早,是爹爹又当爹又当娘的把我们姐弟拉扯大,我们也享了十几年的福了,如今虽然家道中落,但是我们有手有脚,日子总能过下去的。爹爹,你放心,你一定可以好起来的。”

陈玄泽长叹一声,闭上了双目,豆大的泪珠从眼中落了下来。

此时门外传来陈灵的大喊声:“姐姐!我把沈大夫请来了!”

沈大夫进了门,陈妙连忙拭了拭泪珠,将他引到床前。

沈大夫细细看了陈玄泽身上的伤,又为他把了脉,最终皱着眉闭口不语。

陈妙担忧的望着他,问道:“怎么样?沈大夫,不好治吗?”

沈大夫微叹,摇了摇头,只说道:“内腑伤的很严重,且开几服药吃吃看吧,尽人事罢了。”

陈妙心中狠狠一恸,当着陈玄泽的面又不敢哭出声,只得点点头说道:“沈大夫,我和你一起去拿药吧。”

家中的银子越来越少,总共剩余不到十两银子,看病吃饭生活用度样样都需要银钱。

如今家中断了收入,陈妙成天就在合计着,该如何挣些银钱来。

陈灵念书不能耽误,无论如何,他学堂的费用已交到了年底,总不能因为这些事情而断了。

白日反正无事,她赶着陈灵继续去念书,然后在家里做些洒扫、煮饭的事情。

吃了中饭,她就接一些缝缝补补或者浆洗的活计,好歹能帮衬贴补家用。

即便如此,吃药的费用仍是一笔很大的数字,没拖过一个月,手头上的十两银子,已经所剩无几了。

陈妙煎着药,眉头紧锁,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

她紧紧捏着拳,屋内又传来父亲压抑的低咳声。

这些药吃来吃去总不见好,反而这些日子竟有了加重的趋势,昨天夜里父亲咳嗽,已然带了血。

陈妙“腾”的站起身,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突然屋里传来一声很清脆的声响,陈妙一惊,连忙朝屋内冲去。

“爹爹!”

陈妙冲进屋,却见陈玄泽趴伏在床沿上,已然晕厥过去,一只瓷碗摔碎在地上。

陈妙连忙将陈玄泽扶了起来,低声唤道:“爹爹。。”

陈玄泽缓缓醒来,沉沉的喘了几口气,他剧烈的咳了几下,猛然喷出一口血来。

陈妙再也忍不住,哭泣了起来:“爹爹,我去请沈大夫来。”

陈玄泽摇摇头,一把拉住她的手,微弱的说道:“妙儿,不要去了,我知道,咱们家已经没有什么钱了..”

话还未说完,陈玄泽突然感觉一股腥燥之气涌上喉头,他一张口,顿时又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陈妙站在他身前,一身碎花袄立时被这口鲜血染的星星点点。

陈妙脑中刹那间一片空白,手指冰凉的跪倒在地,颤抖着声音说道:“爹爹。。”

陈玄泽伏在床榻上,断断续续的说道:“妙儿,我已时日无多,你切记切记,日后无论生活怎样,千万不能让你弟弟沾染到半分赌博,否则我就是活生生的例子。。我已经把这个家拖垮成如此模样,灵儿绝不能再步入我的后尘!”

陈妙掩面哭泣道:“爹爹,你放心,我绝不会让灵儿触碰这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