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惹火烧身

更新时间:2020-08-01 08:57:23

惹火烧身 连载中

惹火烧身

来源:微小宝 作者:七瓣六叶 分类:都市 主角:谭梅梅汪大少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七瓣六叶的原创小说《惹火烧身》,主角谭梅梅汪大少,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为嗜赌母亲还债,她不得不把自己卖掉。 “谭小姐,你欠我五个亿,只怕,你再也没了自由!” 她是他的玩具,而他,却丢了心。 三年后,她重返故土,却再次被他纠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白晓沄下楼,见客厅内空无一人,先前那名冷酷的男子已经不在了。

她左右四顾,犹豫着,磨蹭到茶几前,想拿起那些自己亲笔签下的借债条,袁霖鹏突然悄无声息的从她身后冒出来,礼貌道:“夫人,我送您离开。”

白晓沄一张老脸涨得通红,低声道谢,并随着袁霖鹏离开。

书房内,汪泽城闲适地躺在柔软的沙发上,房间大荧幕上,实时播放着隔壁房间传送来的画面。

此刻,那个刚才还剑拔弩张的女人,蜷缩着坐在地上,嚎啕大哭,眼泪鼻涕与头发纠缠到一起,毫无形象。

他看得紧皱眉头,心都纠成了一团。

怪不得,怪不得她那么抗拒生孩子,她不想当妈妈,原来,她有个不负责任的母亲,恐怕她自己会对当母亲这件事,心存恐惧吧。

但这也说明了另一件事:她害怕当母亲,只是害怕她自己做得不够好,而不是真的不想当母亲,不是吗?

淡漠的唇边掠出一抹笑意,他起身,随手切换了监控画面,长腿大步迈向隔壁的卧房。

“咚、咚、咚”汪泽城敲了敲门。

谭梅梅一愣,她在这里住了两个多月,汪泽城何时敲过门,他向来当这里是他圈养动物的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她只当自己是幻听,蹲在角落里,继续哭。

汪泽城的耐性只维持了不到三秒钟,门就被粗暴的打开,他冷冷睥睨着蹲在墙角的女人。

她一脸泪痕,错愕的望着他。

床边的女人,长发凌乱散在胸前,像只可怜兮兮的小猫咪蹲在那,只这么一眼,汪泽城的心瞬间柔软下来,天大的怒火也散了。

“谭梅梅……”汪泽城走过去蹲下,试图开导他。

她却勃然大怒,猛地站起来,凄厉尖叫:“你不要过来!”

她像一只受惊的小猫,蓄势待发,充满敌意地望着汪泽城:“我妈怎么会过来的?是你胁迫了她,对不对?汪泽城,我绝对、绝对不会生下这个孩子,你别痴心妄想了!”

她一连用了两个绝对,以表达态度的坚决。

汪泽城黑眸一冷,心头无边怒火再度被挑起,为自己生孩子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吗?她知不知道多少女人想怀上自己的孩子都求不得?

而她,居然如此羞辱自己!

原本准备好的说辞变了,他双手插进裤袋里,淡漠道:“你说得对,你妈最近赌博欠了上千万的赌债,而我就是债主。你若不想生孩子,我也不强迫你,让你妈还债就行了。”

“你居然算计我妈?”

谭梅梅震惊不已,自己犯得着他如此费心吗?

汪泽城眉头一挑:“我可没有强迫她去赌博去借债。”

谭梅梅一阵无语,颓然地走到床边坐下。

汪泽城凝视着她:“还有,我听说你要参加一个月后的第十四届中国职业时装模特选拔大赛,别怪我没警告你,如果我的孩子没了,你休想取得比赛资格。以后,你也会感受到什么才是真正的折磨和羞辱。”

说完,他慢慢踱步到谭梅梅面前,循循诱导:“相反,如果你生了孩子,我保证你们母子一生衣食无忧。”

他说话时,永远是一贯的面无表情,语气也平静无波,可就是这样的态度,才显得份外的咄咄逼人,根本不给你选择的机会。

“如何?你可想好了,我现在就要答案,我的小美人。”他勾起谭梅梅下颚,逼迫她与自己对视。

他从不做无把握的事情,他有绝对信心,不止是因为成为国际名模是她的梦想,更因为她不敢拿她母亲去赌。

良久,如他所愿,她轻轻点头。

冷冽薄唇边掠过一抹笑意,不过,汪泽城并不满意,他冷冷道:“我要你亲口说出来!”

“我生还不行吗?这样你满意了吗?”谭梅梅尖叫,五官扭曲,泪水汹涌而出,这个恶魔,混蛋,他不得好死!

恶魔冷酷一笑,俯身含住她的樱唇,轻笑出声:“满意极了。从今天开始,我会请几个营养专家常驻家里,你要严格按照食谱调养身体,明白吗?”

她像一只被驯服的绵羊,点点头。

可汪泽城知道,眼前的女人,其实是一只锋利的母豹子,稍有不注意,她就会露出本来面目。

“那我能参加模特选拔大赛了吗?”她强忍厌恶,可怜兮兮的问。

汪泽城淡笑,看吧,这么快就露出了爪牙。

他亲吻着她白天鹅般优美的脖颈:“当然,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不止让你参赛,还保证能让你拔得头筹夺冠军。”

谭梅梅沉默不语,她不想依靠他,她要用实力征服评委。

从这天起,汪泽城的外出活动突然骤减,他几乎不出门,全天候陪伴在谭梅梅身旁,悉心吩咐佣人做好营养可口的食物,严格按照时间陪谭梅梅运动锻炼。

家里请来了两个高级营养师,专门为她搭配一日三餐,汪泽城也一改对她的态度,热情至极。

早餐是精心熬制的鱼片粥,上面飘了几颗香菜,谭梅梅皱眉,还未开口,汪泽城就替她夹走了香菜,转头吩咐阿姨,以后饭菜里不要放香菜了。

谭梅梅鼻子一涩,就为了这点小温情,她差点泪奔了。

没错,她向来不爱吃香菜,可是,就这么一点小习惯,他都敏感的捕捉到了。

而她自己的亲生母亲,十多年了,每次母女在外用餐,她吩咐厨师别放香菜,白晓沄都会“很傻很天真”的追问一句为什么,而谭梅梅每次都解释说,自己不爱吃香菜,可下一次,白晓沄依然故我。

或许,是从父亲去世之后,她习惯了独自面对这个世界,习惯了冷漠,强硬,坚强,独立,所以,他待她一点点的温柔,一点点的呵护,都会让她心生暖意。

从前,他将她视作禁宠,玩物,高兴就宠幸她,不高兴就冷落她。

可现在,他听凌少康说孕妇保持好心情,对胎儿是极为重要的,他于是每天陪着她,除了做运动,就是逛街,买的都是谭梅梅从前可望而不可及的真正顶级世界奢侈品。

但凡是女人,没有不爱慕虚荣的,谭梅梅尤其如此,她自幼习惯锦衣玉食,父亲去世后,才饱尝人间冷暖,可是,美衣华服,哪个女人不喜欢?心底,怎可能不期盼奢侈品?

难得的是汪泽城极有耐心,又有一流的审美,往往他风度翩翩的往奢侈品店里一站,店员们高傲的态度立马一秒钟变谦恭,连带着对谭梅梅都恭敬有礼起来。

谭梅梅挑选衣服,换三四个小时,自己都累瘫了,汪泽城还不紧不慢地发表意见,这简直是极品的上好男伴,不知多少女人对她羡慕嫉妒恨。

谭梅梅却是无动于衷,哼,装吧,就看你能装多久。

晚饭后,她懒散地躺在阳台的秋千架上,轻轻荡着秋千,手里捧着最新的ipad看综艺节目,不时大笑。

汪泽城端来一杯鲜榨果汁,那是新西兰空运来的最新鲜猕猴桃现榨,谭梅梅看着那浓绿色就皱起眉头。

“喝了吧。”

汪泽城将果汁递到她唇边,趁机在她身旁坐下,揽着她肩膀,瞄着屏幕道:“康熙来了?什么玩意儿?”

“切,你懂什么,蔡康永幽默风趣有才华,我超级爱他!小S活泼可爱放得开,这节目好搞笑的。”她眉飞色舞的笑起来,轻啜了一口果汁。

汪泽城若有所思地望着她,这时她正看到小S与李敖大跳贴面舞,笑得无法自抑,肩膀都在抖动。

这是真真的美人如玉,一笑百媚生,但见她皓齿朱唇,笑意盈盈间,一双水润的眸子里光辉四熠。

夕阳余晖落在她前额上,汪泽城忍不住拨开她眼前一缕刘海,侧身亲了亲她的脸颊。

这般亲昵的动作,瞬间让谭梅梅浑身不自在,她看向汪泽城:“喂,你能不能去书房?”

汪泽城挑眉:“怎么,我在自己家还要听从你的意见?”

“那算了,你不去我去!”谭梅梅气呼呼的站起来。

“行了!你坐下吧。”她柔软的小手被汪泽城拽住,让她重新坐下,他起身进去隔壁的书房。

谭梅梅忽然没了兴致,这些日子以来,他几乎时时刻刻寸步不离,自己像是被囚禁的金丝鸟,彻底失去自由。

无疑,如果他们是情侣或者夫妻,他所做的点点滴滴,绝对完胜一切好男人。

可惜,他不是,他只是自己的金主。

而他对自己的温柔体贴,只不过是因为自己肚子里有了他的种。

一想到他对自己这么好,只是因为自己是个下蛋的母鸡,心里就不是滋味儿。

晚上,二人照常休息,汪泽城从背后紧紧搂着谭梅梅。

凌少康说,孕妇前三个月尽量少行房,所以最近汪泽城都很老实,谭梅梅暗自苦笑,自己这算不算因祸得福?

肚子依然很平静,她把手掌放在小腹上,什么感觉都没有。

那里,真的酝酿着一个小生命吗?

心底有些奇异的感觉,汪泽城拿母亲来威胁她,而自从她答应生下孩子那天,她就一直回避这个问题:自己,会是这个孩子的妈妈,而汪泽城,是孩子的爸爸。

无论她乐不乐意,血缘亲情都是割不断的,即使自己将来不愿做他的情妇,可有了孩子,只怕这一生,都无法逃脱这个男人的掌控了。

那,是自己想要的人生吗?

一直坚定的信念,在此刻,忽然有些动摇起来。

夜,已经很深了,身后男人的气息淡淡的包裹着她,她猜他应该睡着了,便悄悄的挪动身体,离他远一些,再远一些。

可好不容易离开他的怀抱,身后那人长臂一勾,又再次将她带入怀中,这次,他搂得死死的,两人之间不留丝毫缝隙。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