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感你厚爱,予你情深

更新时间:2020-08-01 08:56:04

感你厚爱,予你情深 连载中

感你厚爱,予你情深

来源:微小宝 作者:昔我去兮 分类:都市 主角:郁宁易静茹 人气:

《感你厚爱,予你情深》由网络作家昔我去兮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郁宁易静茹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结婚三年,换来一场噬心的背叛,丈夫和闺蜜联合将她推入深渊。 就在郁宁绝望无助时,封闫的出现像是一缕春风拂过她满目疮痍的心。 直到有一天,苏清站在她面前:“郁宁,你以为你是什么,你不过是他利用的棋子。” 苏清还说,当时他在医院是眼睁睁看着她被前夫害的流产却不阻止,就是为了这一场交易能够顺利进行。 封闫,我曾经真的觉得,遇见你真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封老爷子的寿辰很快便到了,郁宁和封闫一起回了封家老宅。

封家的三代同堂,只有封闫常住在外面,每年老爷子生辰也是回来的最晚的一个。

此时,封家的人看见封闫身边竟然带着一个女人,皆是震惊的瞪大了眼睛,那挑剔的目光在郁宁的身上扫过。

“封闫,今天可是你爷爷的生辰,不是什么不三不四的女人都能带回来的。”丁灵凤冷声开口,对于这个丈夫外面女人生的孩子,心中从来喜欢不起来,能逮到机会奚落自然不会放过。

“弟妹,这就是你的不是了。”盛玉兰在旁边幽幽开口:“这封闫好歹也是大人了,自然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这还没说话呢,你就先把话抢过去了。”

盛玉兰是老大封景州的妻子,一向和丁灵凤不合,不过这封家所有人都是面和心不和,也正常。

封闫冷眼旁观,等他们说完了才开口:“郁宁,我妻子。”

然后看着老爷子:“爷爷想必早就知道了。”

封老爷子坐在主位,闻言沉着脸不说话,这个郁宁是个什么来头他早就查清楚了,早就嫁过人,不干不净的。

他就算是不想承认,也明白如今他已经管不了这个孙子了。

“既然带回来了,就坐下一起吧。”

老爷子的生辰,也就是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封闫看了一眼餐桌上的那些人,心中冷笑,带着郁宁坐下了。

一顿饭吃下来,半点声音也没有,就连呼吸声都无意识的放轻了。

郁宁敏锐的感觉到封家的气氛不对,好像谁对谁都有敌意,不过很快就想通了,这样的大家族,封氏一块肉摆在那里,自然谁都想要分一点,也有人想要独占,自然和乐不起来。

吃完饭之后男人们都走了,封闫将她丢到这女人堆里面,尽管来之前已经了解过这些人的身份了,郁宁听着他们说话的时候那些针锋相对的软刺,还是有一种想要逃跑的感觉。

郁宁坐在那里,丁灵凤忍不住道:“自己本来就是个野种,找个女人也找一个不干净的,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这声音虽小,却足够让所有人都听到,郁宁皱了皱眉,没开口。

盛玉兰看了一眼郁宁,虽然也算不上喜欢郁宁,但能够让丁灵凤心中不舒服她就舒坦了。

这会儿也不管这里还有小辈,看着自己的指甲道:“话也不能这么说,毕竟当时封闫出生的时候你还没嫁进来呢,你还真以为你当时用的手段没人知道?这会儿还在这说这些。”

“盛玉兰!”

“做贼心虚了。”盛玉兰冷笑一声,见郁宁在一边安安静静的不说话,心中突然有些算计,随后一笑:“说起来,当年封闫妈妈的死的时候……”

“盛玉兰,你再敢胡言乱语,你看我不撕了你的嘴!”丁灵凤被踩到了痛脚,冲着盛玉兰就是一顿吼。

盛玉兰一顿,看了一眼旁边的郁宁,闭嘴不言了。

至于三房封景海的妻子叶宜月则是从头到尾没有开口,也没叫自己的女儿封冬开口。

另一边,老爷子目光不善的盯着封闫:“你就带了这么一个女人回来?这个郁宁家中不仅没什么势力,还是个离过婚的,我们封家的男人什么时候要去捡别人剩下的了?”

封闫眼中有暗光,似是想到了什么,道:“当年我妈也是因为家中无权无势,所以尽管生了一个孩子,也只能被迫害死。”

老爷子面色一黑,紧紧的盯着封闫:“谁跟你说她是被害死的,那个女人分明是自己病死的。”

封闫不去分辨这些,究竟是什么真相他自然知道。

只道:“以前你们可以为所欲为,如今却没那么轻便。”

丢下一句话,封闫转身就走,倨傲的挺直了背脊。

后面老爷子听见封闫的话,面色黑沉。

当年的事情他究竟是怎么知道的!谁敢胡说!

封闫下楼直接抓了郁宁就离开了,留下一堆人面面相觑,丁灵凤冷哼一声:“野种就是野种,连尊敬长辈都不知道。”

在场的人皆不说话,只当笑话一样的看着她。

车上,雷平在前面开车,隔板放下来自成一个空间,郁宁能够感觉到身边这个男人身上压抑不住的冷冽之气。

犹豫了片刻,郁宁才开口:“刚刚听他们谈论起,好像……说了你妈妈的事情。”

话音刚落,男人突然回过头来双眼漆黑的盯着她,目光中闪着幽冷的火光,郁宁吓了一跳,不敢再说下去了,只抿唇僵硬的坐在那里。

这个男人平时将浑身的气势收起来,可一旦发怒,不用说什么,就已经承受不住。

郁宁惧怕他身上的气息,想为自己辩解两句:“我就是……”

“以后有人跟你说起这些,别接话。”封闫冷漠的开口。

郁宁讪讪的应了一声,不再说话了。

“停车!”

封闫却又突然开口,雷平将车停下,封闫回头看着一脸迷茫的郁宁,冷声道:“下去。”

“啊?”

郁宁没有反应过来,看着封闫愈发冷冽的表情,反应过来后打开车门下去,刚刚关上门车子便一下窜了出去,没入车流不见。

她这是被抛下了?就因为刚刚的那句话?

郁宁勉强勾了勾唇,听那些人话中的意思,封闫的妈妈应该是他爸爸在外面认识的,后来生了封闫家中却不同意,让封景华娶了丁家大小姐丁灵凤,而封闫的妈妈……

听盛玉兰的意思,还是被人害死的。

想必,这就是他心中的逆鳞。

郁宁不再多想,正想拦一辆车,后面突然传来易静茹的声音:“诶?这不是郁宁吗?怎么在这里呢?”

郁宁浑身一僵,那些不好的记忆蹿出来,让她脸色极为难看,转过头去瞧见易静茹挽着付承泽的手过来。

易静茹看了一眼郁宁:“阿宁,你这一身衣服想必是花了你所有的积蓄吧,还特意穿着来这里,承泽已经是我的了,你就算是再努力也没用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