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一品女相:凤主江山

更新时间:2021-11-25 08:47:39

一品女相:凤主江山 已完结

一品女相:凤主江山

来源:落初 作者:挂绿 分类:都市 主角:苏望帕子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一品女相:凤主江山》的小说,是作者挂绿创作的都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谁说女子头发长见识短?  谁说女子无才便是德?  谁说女子不能站在朝堂之上?  谁说女子不如男!  争权夺位算什么,她要的,是平定天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对于楚将离的行为,沈君宇并没有细想,而且此时他正忧心着白亦文的情况,就更没闲心去在乎这些。所以在听楚将离说要跟去的时候,他也只是应付的“嗯”了一声。

白亦文住的地方,就在沈君宇院子的隔壁,相隔也就一百米左右。两人的速度又不慢,十几秒的时间便到达了他的门外。

沈君宇刚想敲门,却忽然听到里面传来“哗啦!”的水声,紧接着便是水盆落地的声音。于是,沈君宇立即便放弃了敲门这一动作,而是向后退了一步,接着用力的把白亦文的房门踹开,迅速窜了进去。

“亦文,怎么了?”急切的冲进房间里面,沈君宇的焦急任谁都看的出来。

楚将离跟在沈君宇的后面,心里有种难言的感觉。

等到两人一起进了屋子,看清房间里的情况之后,面上的表情却都是一样的精彩。

只见白亦文只着中衣,正站在洗漱架边,在他的脚下,翻倒了一个水盆。而整个屋子的地下,则到处都是一滩滩的水。甚至连他自己的身上,都已经被水全部淋湿。

很明显,这些水是他自己往身上倒的。

看着浑身湿淋淋的白亦文,沈君宇禁不住的抽着眼角,想不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虽然没人规定早上不可以洗澡,但这大早上穿着衣服还在房间里往身上浇水……是正常人一般都不会做吧。

而当楚将离看到屋子里是这么一个情形的时候,却是表情古怪的挑高了眉,不知是想到了什么。

“这……亦文,”沈君宇缓步走到白亦文的跟前,顺手拿了一条毛巾递给他,不解的问道:“这大早上的,你是在干嘛?”

白亦文接过毛巾,刚想回答沈君宇的问题,却眼睛一瞟发现楚将离就跟在沈君宇的身后,手上的动作立时便停了下来。

用力握紧手中的毛巾,白亦文努力克制着自己不要扑上去结果了楚将离。自从昨晚他拔出那支簪子以后,先是手无故红肿发痒,接着就开始长出一些小小的红色斑点,最后凡是被那些斑点覆盖了的地方,就变成了又疼又痒,折磨的他根本就睡不着觉。

好在那些东西,只是肆虐了半个时辰,才让他能够在快要天亮之前,稍微休息了一下。

谁知他躺下还不到一个时辰,又突然被那种疼痒难当的感觉彻底的唤起,而且疼痒的区域,居然由手上转移到了整个上身,难受的他一直在床上打滚。

就这么折腾了好一阵子,直到他被折磨的口干舌燥想去喝点水润润嗓子,却不小心弄洒了一些水到身上之后,才发现往身上泼水非常有助于缓解这股疼痒感觉。于是,才会出现楚将离和沈君宇进门以后看到的这个情景。

见白亦文一直盯着楚将离看,沈君宇自以为明白了他的意思,同样尴尬的看向她所在的地方。这里怎么说都有一个“没穿”衣服的男人在,她待在这儿的确是不合适。

“楚姑娘,不如你还是先出去?”纠结着提了一个建议,沈君宇很无奈。想他堂堂一个王爷,什么时候需要跟人用这种商量的语气说话,可是昨晚老师有交代,对楚将离,尽量还是客气一点的好。

沈君宇下了逐客令,楚将离却似是没听见一般,仍旧是面容古怪的望着白亦文。良久,仿若“失神”很久的她,却突然“噗嗤”一笑,接着捂着嘴退出了房间。只是在离开之前,她的声音稳稳的飘了过来:“七王爷,半个时辰后,你来找我吧。”

“不行!”沈君宇还没来得及回答,白亦文便抢先一步抓住了他,急切的说道:“王爷,你不能去!”

看着白亦文比之之前不再那么冷静,沈君宇不免就有些好奇。但他更加奇怪的,却是此时白亦文那副表情之中,还隐藏者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看起来,似是纠结,又好像不甘。

眼珠子稍微转了一圈,沈君宇便大致猜出了什么,看来昨晚白亦文去送药的时候,一定发生了什么,才会让白亦文的态度,出现如此不同平常的情况。

“为什么?”将白亦文的手从自己身上拿下,沈君宇故意套话。

没办法,他了解白亦文的Xing格,知道问是绝对问不出来。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必须靠激将法。

“因为……”白亦文刚想将自己昨晚的经历说出来,话没出口却又全数香了回去。这种事情,要他怎么说才好。

见白亦文还是不愿意说,沈君宇只得再加一剂猛药:“因为什么?亦文,楚将离是老师保下来的,我相信他的眼光不会有错。还有,老师只是要你在她面前才找茬,既然她现在不在,你也就不必装了。”

“不是,我……”见沈君宇不准备听自己的话,白亦文没有办法,只得将昨晚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一字不漏的说了出来。当说到最后那恐怖的疼痒感觉,刚刚被他用冷水暂时压制的效果也渐渐失去,于是他只得慌慌张张的再度跑出门外,打出一桶水直接浇到了自己身上。

沈君宇是知道白亦文没有说谎的,最多可能也就把那难受的感觉给说的夸张了一些。但是同样的,他却对楚将离有了更大的兴趣。

老师说的果然不错,那楚将离虽然来历不明,但仅凭她昨晚与今天所表现出来的东西来看,绝不是那么简单。或许,他真的应该单独去见见她。

想到就做,沈君宇即刻便从凳子上站起,向着门外走去。白亦文刚想进门,却看到沈君宇要往外走,下意识的就伸出左手,挡住了他的去路:“王爷,你要去哪?”

“我去见见楚将离,顺便,给你讨回解药。”沈君宇并没有打算瞒着白亦文,却也不想让他跟着自己,便继续吩咐道:“你就给我待在房里好好休息,哪里都不许去。”

“可是……”

“嗯?”

“是,属下领命。”即使再不甘心,白亦文也只能应了下来,眼睁睁的看着沈君宇离开自己的小院。他知道现在自己不能去找楚将离,更加知道自己拦不住沈君宇。

兜兜转转,沈君宇便来到了客院门前。刚想伸手敲门,却又在举起的时候顿住,竟是不知该如何是好。

但他毕竟是王爷,心智本就比较坚强,所以只是纠结了一会儿,他的手便敲了下去。

“叩叩。”两声,既不会太急也不不会太缓,声音不大却也能完全让人听清。

没一会儿,屋门打开,出现的是楚将离有些惊讶的面容。

“咦,你怎么来这么快,我还以为你要和那个面瘫脸多说会儿话呢。”面瘫脸,指的当然是白亦文。可沈君宇听到楚将离这么称呼他,却是在心里不由自主的闷笑了起来。要是被他知道,楚将离给他起了这么个外号,指不定会是什么表情。

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面部肌肉,沈君宇扯出一个笑意,耸了耸肩状似调笑的说:“没办法,我要帮他来问楚姑娘拿解药。”

“解药?”虽然知道沈君宇指的是什么,楚将离却还是故意装傻:“什么解药?”

听楚将离如是说,沈君宇也明白她什么意思,却并不打算配合。于是,言语之中,便多了一丝冷冽:“楚姑娘,亦文是在拿了你扔出去的簪子后,手上就开始疼痒难忍,你敢说,这和你没有关系?”

“哈!”对于沈君宇的质问,楚将离完全的不屑一顾:“你凭什么说是跟我扔出去的簪子有关,如果真的是簪子的问题,那为什么他的脸没事?再说了,簪子是你们府里的东西,我只是顺手拿了来用,就是有问题也跟我没关系吧?”

哼,她就是要赖账,他们也没有办法。谁让证据这东西,他们根本就拿不出来。簪子是他们府里的,植物也是他们府里的,她身上可是没有一丁一点能够惹人怀疑的东西。如果这样还能让他们抓住小辫子,她就不用混了。

许是被楚将离说的哑口无言,沈君宇沉默了一会儿,忽然说道:“楚姑娘,不请我进去坐坐么?”

“啊?”沈君宇的转换话题,让楚将离稍微愣了一下,搞不清楚为何他突然这么说。但是她同样不惧任何情况,也就大大方方的往旁边一让,说:“请进。”

对于楚将离的干脆,沈君宇不禁皱了皱眉。虽说这里是王府,他是这里的主人,哪个地方都去得。可这间房子现在毕竟暂时“借”给了她,也就是说算得上她的闺房,可她居然还能如此轻松干脆的就请自己进去,着实让人不太适应。

缓慢的步进房间,沈君宇先是四处扫视了一番,接着便很自觉地坐到了一边的凳子上,顺便点了点自己对面的座位,说道:“楚姑娘请坐吧,我们好好的谈谈。”

楚将离一点也没有房间易主的不满,但却没有选择沈君宇指给她的座位,而是坐在了他的侧边。

拿过茶壶到了两杯茶,楚将离将其中一杯推给沈君宇,说道:“水里有毒。”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