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郎才错对:黑面神不好惹

更新时间:2020-06-30 08:16:35

郎才错对:黑面神不好惹 连载中

郎才错对:黑面神不好惹

来源:微小宝 作者:雪湘儿 分类:都市 主角:李倩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郎才错对:黑面神不好惹》是雪湘儿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李倩,书中主要讲述了:都说女怕嫁错郎,男怕入错行。李甜甜进错了房,嫁错了郞,还当上了娘……oh,这一切都不是她自愿的。婚后,他不仅夜夜强索,白天也不放过,逮住机会就欺压……终于忍无可忍,女人叉腰发彪:我要离婚。冷面修罗殷凌川堵上她的嘴:女人,再陪一晚,咱们两清! 这里没有白莲花,这里没有心机婊。女强怼男强,上演一出鸡飞狗跳的幸福生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对,我叫殷凌川!”对话简洁明了不参揉任何情感!

  “……”京城有个红半边天的殷氏集团,不知道与这男人有没有关联?

  想什么呢?他一个以拍新闻牟暴利的狗仔,肯定不会与天子脚下镀上金边的殷氏集团扯上关系啦!李甜甜否定自己的猜想!瞅了男人两眼,继续拿着那份合同迎着窗外射来的光线眯眼看了又看,感觉很不真实。

  她把纸举过头顶仰视一会,再把纸斜放侧身右下方瞄了瞄,然后放在桌子上目不转睛地盯着,“呼”吹了口气,桌上纸飘然动了一下。

  “这就成了?”李甜甜有点不相信,眼里尽是疑惑。

  “成了!”男人有些得意,睥睨她一眼。

  “你怎么什么都没跟我说?”直到签字,李甜甜才感觉自己对这个男人了解太少,甚至连他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你也什么都没问!”殷凌川堵住她的口。

  “……”真没问么?还就是这么回事!

  此时她无话可问,头脑经过洗劫和一番激烈地挣扎搏斗暂时短路。

  殷凌川在她发愣的片刻起身把合同抢在手,折叠好放入裤兜,“这东西男人保管就好!”

  “不是一式两份么!”李甜甜看他利索地收好合同和笔,把合同像宝贝似的揣进裤袋,这一切做得那么镇定从容,脸上波澜不惊!

  李甜甜头脑里有个大大的问号。

  泥玛!难道这事他早有预谋?看来是水到渠成呀!

  自己云里雾里稀里糊涂地就签了一份合同?卖身契吗?

  李甜甜诧异于目前的心思!

  太草率吗?草率!

  后悔吗?说不清,反悔也来不及?!

  反正她知道,这男人没强逼她!是自己求人家当男朋友的!

  什么合同不是甲乙双方各执一份?他憋出坏心眼就写出这一份?

  “一份足够!”殷凌川看出她的疑惑,嘴角轻扬,洒脱地把自己杯中乳白的琼浆喝光,好像在喝胜利的庆功酒。

  “我没有一份么?”李甜甜瞪着瞳眸有些不相信他如此腹黑,再次询问。

  “没有!”蛮横霸道的男人就这么说也就那么做了,“这份男人带着就行了,女人拿那东西会多想!”

  “……”我有想么?这什么男人?霸道,蛮横、军阀作风!

  李甜甜再次翻了翻黑葡萄眼深抿嘴唇,贝齿咬出月牙形。

  殷凌川撇开头,装着没看见。

  可自己为什么要让他做男朋友?或老公?

  就是为了不让程铭颢追堵想逃逸?心里惴惴惶恐吗?她真想不明白此时的心态!

  殷凌川掏出手机斜睨一眼时间,峰眉轻挑优雅地把手机快速收进裤兜,理了理衣服。他的衣服和裤子熨得非常平整,没有一丝皱痕,一双皮鞋擦得镫亮。光看外貌和衣着就能加不少分!

  李甜甜赞叹男人的讲究!

  “九点了,民政局工作人员应该上班了,你带身份证了吗?”

  “哦!”李甜甜连忙起身把瓷器碗、筷收拾好,放进对面洁净的洗盆里,“带了!”

  这一问一答式的问话真让人沉闷。

  李甜甜如被施了魔咒一般就这样被这个男人牵着思路走,她完全没有抗拒也没想自己被动的原因。

  “别洗了,回来我洗!”殷凌川声音清韵悦耳带有很强的磁性,又像很熟悉的两人在进行简单对话,风清云淡没有激情但暖心。

  “哦!洗好了!”李甜甜心里微暖,动作利索地把碗筷叠放在消毒柜里,拿毛巾把手擦拭干净。

  从动作和速度可以看出她家务活还做得不错,殷凌川眼里掠过一丝惊喜!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就不知道暧不暧得了床!

  这社会娇滴滴的大家小姐会做家务真不错!能主动去做家务活的大小姐更像熊猫一样稀少!

  殷凌川心里莫名地涌动欢快,轻声说着:“时间差不多了,咱们走吧!”

  “嗯?”她擦拭中的小手停顿半拍抬眸看向他,没听清他话里说“走”的意思!

  “合同签了,就该领证了!”还是那么平淡的语言带点戏谑的口吻。

  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多少带股轻佻的邪性,似乎又合情合理。

  “啊?还要领证?”李甜甜该醉醺了,小嘴巴张开可以放下一个臭鸡蛋,这回玩大发了。

  “这个……这个证可不可以先别领呀?”李甜甜搓揉着后脑勺低垂头颅小脸微红,她有些犹豫。

  “你是想玩过家家吗?”殷凌川剑眉上扬,一道戏谑的玩味再次浮现嘴角,清冽的深眸带着挑衅,刷地黑脸便转而怒吼着,“老子没时间陪你玩!”

  殷凌川眼里带着嗜血的凌厉,声音冷冰,“是你让老子当你男朋友的,要玩就玩真的,老子没空陪你搞那些乱七八糟的花花玩意儿!”

  “领就领,姑奶奶还怕你不成?”李甜甜被激怒迎上他两眼凌厉的冷芒,扬起头撅起小粉嘴。

  “有气魄,女中豪杰!”殷凌川给她竖起大拇指表示赞赏,眼里藏着狡黠和一闪即逝的得意。

  “哼,多谢夸奖!”李甜甜从他身边如一阵疾风划过,急促返身从昨天的睡房里拿出那个包,打开看了看,身份证和钱都在!

  不就领个证吗?谁怕谁呀?

  居然敢藐视本姑娘?李甜甜心里一万个不服输。

  出门其它东西她都可以不带,惟独这个身份证和钱是一定要带上的!

  林燕说她是个邪性的小魔女!这次可“邪”大了。

  话说出来了合约都签好了一百万悔约金她没有,反悔只能让面前的男人蔑视自己!

  李甜甜暂时不想反悔自己的决定!

  殷凌川从卧室提了个高档黑真皮男式包在门外等着她,李甜甜呼出口气吹吹心中徘徊的阴霾,背上小背包轻快地走出了房门顺手把门带上,抬眸冲他浅淡一乐,勾出嘴角那道弧线又扯出温暖的笑靥!

  我Kao,邪魅的女人,老子栽你手上了,还笑!

  “你们拍隐私是不是很有钱?这车还不错!”坐在舒适的车上,李甜甜感觉通体舒畅没有那么沉闷,神清气爽满脸微笑问身边的殷凌川,“要不以后我也跟你做这行?”

  外面阳光明媚空气清新,秋高气爽的九月心儿跟着倍儿爽!

  “…….”这女人脑袋里尽想些什么?

  “你很缺钱?”殷凌川从墨镜后投出一丝好奇。

  “说对了,我现在就剩这个包!”李甜甜拍了拍面前的小背包,攥得紧紧的,好像里面装了什么稀世之宝。

  殷凌川剑眉轻蹙心跟着疼了一下,顺手打开主驾室的手靠箱,打开黑色钱夹,从里面抽出一张卡,“拿着!一会我把密码改成今天!”

  “啊?你的卡?我不要,无功不受禄,你能给我地方住就很不错了!”

  李甜甜慌乱用手挡回去,她意想不到这男人会来这手,让她措手不及。

  “副卡!”殷凌川霸道地把卡塞到她柔糅的手里,威严地命令着,“再动我不敢保证车子的安全性!”

  他顺手帅气地一合,把箱子盖上。这里又回到了昨天来时很危险的转弯危险地带,李甜甜挑眸眺望外面路况一眼,缩了缩脖子,张大小嘴巴,不敢再坚持。

  李甜甜握紧手里带余温的副卡,心里有一丝暖意。

  她只是随口说说,这男人就这么大方呀?她坠入迷雾的疑团。

  拿就拿,有钱不要白不要!

  “……”这是个什么样的男人?钢筋混泥土般坚硬的外表下还蕴藏着温柔的一面,李甜甜忍不住偷窥他英气逼人俊颜。

  殷凌川闭嘴没再说话,专注地开着车。

  她不了解这个男人,真的一点真不了解!

  路虎车轮安静地摩擦地面快速地旋转,车内听不到马达发出多少声响,四平八稳地正疾速而行,他们向民政局进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