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我当入殓师的那些年

更新时间:2021-06-09 08:33:40

我当入殓师的那些年 已完结

我当入殓师的那些年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牧情 分类:都市 主角:许姐大胜 人气:

完结小说《我当入殓师的那些年》是牧情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许姐大胜,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入殓师,一个不被常人理解的普通职业,而我也不是普通的入殓师,我修补的是灵魂上的缺失,可当我正为自己修补了一名女鬼沾沾自喜时,一个可怕的阴谋正牵引着我走向深不见底的陷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爷爷本想留我吃晚饭的,可我还是没有留下,乘坐最后一班去市里的大巴回了家里,在爷爷那里听说的这些事情让我整个人有些昏昏沉沉的,并不是知道了符号的事情,而是知道自己是鬼娃有些接受不了。

我虽然不知道鬼娃到底是什么意思,但和鬼字沾边的估计也不是一般人能够驾驭的,心情有些低落的回到家中,我爸看我闷闷不乐的样子,过来安慰道:“大胜,怎么了啊?”

“爸,你知道自己是鬼娃吗?”我并没有拐弯抹角,毕竟是我爸,我和他之间的话总不会藏着掖着。

我爸笑嘻嘻的拍了拍我的肩膀,点了点头。但从他眼中并没有发现有一丝的不愉快。

“爸,可是……”

“爸爸知道你一时也接受不了这个事情,爸爸当时知道那会儿也是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我们家族会是这样的,但后来,爸想通了,鬼娃就鬼娃啊,难道鬼娃就不能在这个世界上好好生活吗?有些事避免不了何必去强行改变呢,况且这也不是我们能够改变的啊,选中你做我的儿子,那我也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而我们家族需要传承下去的东西也要有人来继承,对吧。”父亲的一番话说到了我的心坎里去,我一直纠结的就是这一点,一直绕不过的也是为什么要选中自己这一点。

既然父亲也没有什么遗憾,那我又何必要去干预呢。

至此我也终于知道我家族的家族史,父亲从小受到的迫害让我成为了新一代的安灵人,那我也要做好我的职责。

父亲看了看天色,拍了拍脑袋,叫了一声不好。

我刚从纠结中回过神来,父亲的一声不好又把我扯的有些紧张,我环顾四周,生怕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可他却默默的叹了口气说道:“哎,晚饭都忘记烧了。”

紧张的心情一下子就放松了,我差点没被他吓死,我朝着父亲笑嘻嘻的说道:“既然家里没做饭,那今天就让儿子请你一顿,别跟我客气。”

“你这臭小子。”老爸没好气的笑了笑,我俩就下楼随便找了个小饭馆吃了一顿,平常我也不是经常在家吃饭,毕竟刑侦大队里的活说到就到的,我虽然是个入殓师,但也得随时待命,毕竟我还是个新人,这份活钱多活少的工作得来不易。

吃完晚饭,我俩走在回家的路上,这说来也怪,我的耳边似乎有一股凉风一直在跟着我,其他地方都是挺热乎的,就左耳耳根处,凉飕飕的,像是有人一只在吹着。

经过了上次黄芷珊的事情之后,也知道这个世界并不是我想象的样子,我浑身一激灵,一层冷汗噌的一下就冒了出来,父亲走在我的前面,但他似乎察觉到什么了,说了句快跟上,回家睡觉。

我一听,这和上次我让黄芷珊怨气缠身不是一样的话语嘛,我立刻明白了父亲话语中的意思,紧跟两步,走到他的身边,他也不看我,但步子却是比之前要快上许多。

一层、两层、三层……

家里住六层对于没有电梯来说却是有些麻烦,不过也有好处,大夏天的没有蚊子,我从口袋里拿出钥匙,打开门的一瞬间,脖子上的凉气立马就消失了。

我心里的紧张感也泄了半管子气,长长呼出一口气,来解除这心里带来的压抑感。

“是谁这么大胆,敢跟在我儿子身后!不想魂飞魄散就快点离开。”父亲此时朝着门口大声嚷嚷道。

门口一个鬼影都没有出现,我问道:“爸,怎么回事,怎么一进家门就感觉好多了。”

父亲抬手指了指我身后挂在墙壁上的一面八卦镜,这面八卦镜正是照着门口的方向,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鬼是被这八卦镜给赶走的。

父亲走进房间,正准备关门,一个凄婉的声音在门口传了进来,显然我和父亲都听到了,我和父亲对望了一眼,又看了看门口,父亲还是微微打开了门的一条缝隙。

如果全部打开,恐怕这鬼又不会出现了,毕竟八卦镜照在那边,父亲探出头去,朝着门口骂了句:“你谁啊,快走,再不走,我可就把门开着了啊。”

父亲有些怒意的威胁这门外的什么东西,我本想凑到父亲身边,却被父亲一把推开了,并没有看见门外有什么。

“我是来找齐大胜的,叔叔,能不能让我和他说句话啊?谢谢你。”门外的声音我似乎在哪里听过,但又记得不太清楚。

“你个恶鬼,还想骗我,休想动我儿子!”父亲的话更加严厉了。

我不停的搜索着脑袋中的记忆,终于,那句谢谢你还是提醒了我,这不是黄芷珊的声音嘛,她不是跟着黑白无常走了嘛,怎么又回来了,不应该啊。

我平静的朝着父亲喊道:“爸,没事,这女鬼我认识,让他进来吧。”

父亲也没有多说什么,既然我认识,那说明这女鬼至少没有讲假话,他让女鬼在门外先等着,接着爬到椅子上,伸手把八卦镜给摘了下来,藏在了抽屉里。

“好了,进来吧。”

女鬼探进头来,我一看果然是黄芷珊,此时她也看到了我,憔悴的脸上立马有了半分神色。不过跟着黄芷珊身后进来的两位却也让我大吃一惊。

这不是黑白无常嘛,他们怎么也来了,惊讶之余,我也看了眼父亲,他的样子比我更加不可置信,你说鬼,他肯定见到过,可这黑白无常他也是第一次见,恐怕他现在心里的变化比我还多。

白无常说话的声音有些尖,是个女人的声音,她说道:“这个女人少了一魂和三魄,后来去了判官那里一查,这女人还有一段阴缘需要和你了结,所以命我二人送回这女子,阴缘结束后,我们自会前来提人。”

白无常说的大多都是古语,所以这里我只能翻译给大家听了,为了就是让大家能够看的明白一点,另外提一句,黑白无常本是地府的阴司,其实不像大家听到的那样,白无常是专锁普通人魂魄的阴司,黑无常是专锁恶贯满盈之人的魂魄,其实他们两个鬼分工明确,一个锁魂,一个所魄,人一共分为三魂七魄。魂指能离开肉体而存在的精神、魄指依附形体而存在的精神。所以两者差别还是挺大的。

三魂分别是精、气、神。

七魄又是指:喜、怒、哀、乐、怨、悲、忧。

言归正传,黄芷珊丢失的一魂三魄正是神、哀、悲、怨。黑白无常两鬼他们不会吃饱了没事干帮她来找着一魂三魄,又查到和我有一段阴缘,所以就把黄芷珊交到了我面前。

看着黄芷珊有些憔悴的脸上闪着疲惫,我有些心疼,毕竟她是我第一个修补好灵魂的人。

黑无常看着我怒道:“我说你这个小安灵人,见了我俩也不说给点好处,又不是第一次见我们。”他的声音是男人的声音,这也让我有些惊讶,原来黑白无常是一男一女啊,我现在才知道。

我推了推早就看傻的父亲说道:“爸,到我屋里去在衣柜上面有个盒子,里面有元宝,帮我拿来吧。”

父亲从惊讶中清醒过来,木纳的点点头,从房间中拿了一盒子元宝出来。我朝着黑白无常两位笑嘻嘻的说道:“两位大人,你看,我这是烧给你们还是不用烧啊。”我是更本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只好开口问了两鬼。

“不用烧了。哈哈哈,下次给你小子带点好东西来。”黑无常贼兮兮的笑出了声,说罢眼前纸盒中的元宝就在瞬间化为了烟灰,没有一点烧着的痕迹,但显然这些烟灰都是燃烧过后才有的。

一道银白色的光芒从纸盒中飞了出来朝着黑无常那边飘去,光芒在黑无常的手中也是慢慢消散,直到他的手中多出了一大包的银两。

我有些多嘴,瞄了一眼黑无常问道:“现在下面还流行用银两?”

黑无常顿时脸色就有些无奈,只好解释道:“不能用,这贵金属在下面也能换吧,我换成纸钱不也一样?”

黑白无常似乎事情挺多的,和我没说上两句话就把黄芷珊交到我的手中,消失在门外,我一把扶起黄芷珊,虽然她只是个灵魂,但我一个鬼娃,还是能碰到她的,而且我还能感受到她,黄芷珊止不住的流着泪,我有些不知所措,连忙帮她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我爸在看过了黑白无常后,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恢复神智也是相当不容易,黄芷珊身上一件衣服都没有,她蜷缩在我的怀中,双手紧紧的环抱着我在我的腰间。

我没好气的朝着我爸说道:“爸,你能去白事店买两件丧服回来吗?你看这……”

我朝着我把努了努嘴,示意他黄芷珊连衣服都没有,我爸这才反应过来,连说了几声好就出门了,我看了一眼躲在怀里的黄芷珊,哭的都有些哭不动了。

两人坐在地上也不是回事情,我抱着黄芷珊,回了自己房间,把她放在了床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