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萌妃不下堂

更新时间:2020-05-21 13:30:44

萌妃不下堂 已完结

萌妃不下堂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锦墨 分类:穿越 主角:紫凝儿小姐 人气:

《萌妃不下堂》作者:锦墨,穿越类型小说,主角:紫凝儿小姐,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十里红妆,她带着全天下女人的羡慕踏入王府,嫁给了当朝庆王爷楚渊。然而洞房花烛之夜,等到的却是庆王爷甩来的一个巴掌!他说:贱人,你永远也别想爬上我的床!她皱皱眉,心想:没关系,反正我也不想跟你这个古人有进一步接触。他说:贱人,从今天开始你就住柴房里。她攥紧了拳头,心想:没关系,反正苦日子咱还没过过,就当体验生活了。他说:贱人……还没说完,她当场发飙:贱!贱!贱你大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如今的他正脸色铁青,一眼怒火的盯着堂下站着的女子,呵声道“上官月,你是不是想把你娘气死了,才甘心?”

“娘?娘她怎么了?”反应过来,上官月立刻消了心下的怒意,一脸着急。

“哼!你自己不知道进房去看吗?”拂袖,上官老爷对着底下的少女怒声吼道。

上官月一看自己的老爹真的生了气,不禁立刻转身往着内院的方向跑去,而其他人,则安安静静的等着他们老爷的吩咐安排。

半晌……

“这个丫头是谁?”

“是小姐逃跑的路上捉到的,不过,她应该是和小姐不认识的,若不是因为她的叫声,恐怕小的们也捉不到小姐。”

沉默片刻,上官老头实在看不出紫凝儿身上的衣服是哪个国家的,只好冷着声音命令道“抬起头来。”

叫我抬我就抬啊?多没面子。紫凝儿心下想着,便更是低了低头,可是下一刻,那刚刚使劲将她按到地上跪着的人,再次上前,一把捏住她下巴,往上抬去。

眼里一丝凌利闪过,紫凝儿强憋着火气,迎视着堂上之人对下的目光。

“你是谁,叫什么名字,为何半夜在我府外乱逛?”

“本小姐在你府外又不是府内,你管我乱逛还是瞎逛,快放开我。”

“放肆”那青衣人上前,随及抽出腰间的宝剑,飞快的架上了紫凝儿纤弱的脖颈。“你究竟是什么人,竟敢对丞相大人不敬。”

丞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紫凝儿望向那高高在上的人,心里虽多了丝畏惧,但她在这里受的屈辱却是这辈子前所未有的,她紫凝儿可不是那种低三下四的人,抬眸,目光中满是镇定与不屈,望着那高堂上的老头,字字珠玑道。

“难不成丞相大人的府外就是禁地,容不得外人路过了吗?还是,这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一话,要改了?”

此话一出,震撼全场。

上官诚风的目光一下子变得谨慎起来,他眸光深遂的盯着堂下跪着却不显半丝屈服卑微的女子,心里突生了一抹敬佩之意。

我朝女子,哪有如此胆识?除非,她的身份……

抬手,示意他们放开堂下的女子,眼看着刚一被放开,便立刻起身站直了腰板,与自己直视的她。心叹其女果然是气势不凡,看来身份不是非富则贵,便极可能是皇家的人了。

“是本相的人鲁莽了,眼看姑娘如此狼狈,想必也是遇到了难处,如今若不嫌弃,大可在我府暂留几日,也当是本相为下人们的不到之处,赔个不是。”

突然转换语气,不止是紫凝儿,就连整个大堂内的其他人,也是一惊。

而那青衣男子则是一脸深沉的立在一边,未有半分诧异。

“多谢丞相好意,但,不用了。”

紫凝儿理了理自己不知何时被挂烂的雪纺长裙,婉拒道。

刚才的这一幕经过,她可是看得清清楚楚,那上官月不是好鸟,她爹肯定也好不到哪儿去,而且这一屋子的人都是凶神恶煞的,她可不敢多待。

“如今夜深人静,街上也是危险得很,姑娘就莫要推辞了。”

和善的笑意挂在脸上,上官诚风不等紫凝儿拒绝,便又对着下面的人吩咐。

“长青,你去为这姑娘安排一间客房,等明儿天一亮,便亲自送她出府。”

“是”

穿青色衣裳的男子点头,随及便转身退出了灯火通明的大厅。

“姑娘这可放心了?”

看着上官老头的笑容,紫凝儿只好无奈点头,人家都做到这个份上了,她若再拒绝,恐怕人家就得骂她敬酒不吃吃罚酒了吧!

众人退去,随及便有一小姑娘上前,细声细气的交待了几句,便领着她去了住处。一路上,紫凝儿如何也想不明白,究竟是为什么那老头突然反转态度,最终,关上了房门,躺在硬绑绑的木床上,渐渐沉睡。

丞相府内的侍卫统领长青,如今正站在紫凝儿的房间外头,隔着模糊的窗纸,远远的看着在烛光的映衬下,屋内再没半丝动静。他也很好奇这个女子的来历,单凭着装与发型便知不是普通常人,如今再见她临危不惧,坚强高傲的气质,便更加蓦定了她神秘莫测的身份。

第二天,一大早房门外便响起了咚咚咚的敲门声。

紫凝儿翻了个身,打算不去理会继续做梦的时候,门外的敲门声混和着清脆的小鸟鸣叫,一阵阵没有半丝停歇的有规律响着。

腾的一声直起身子,怒火朝天的转眸,正打算怒骂之时,却在眼神看到那一扇扇不知是门是窗的缕空糊纸红木格子时,傻了眼。

她穿越了,昨晚穿的,她怎么能给忘了?

“姑娘,你醒了吗?”

门外,是昨晚领她进屋那小姑娘的声音,细声细气,让人一听难忘。

“进来吧!”

“姑娘早,奴婢是送衣服过来的。”

“衣服?”

“是啊!昨晚老爷见姑娘的衣服破了,所以特意命奴婢带了我们南雀国的服饰过来。”说完,便也将手中的衣物呈了上去。

低头看了眼自己脏乱不堪,又破破烂烂的雪纺长裙,不禁皱了皱眉。如果她就这么穿着走到大街上去,不被人当妖怪也得当不正经的女孩子了,所以,她只能接受这家人的好意了。

一柱香的时间之后

坐至镜前,紫凝儿看着镜中一袭古装的自己,差点认不出来。

“姑娘真美,就像仙女一样。”身后的小姑娘,由衷赞叹。

“这……这还是我吗?”若不是那一头红色卷发,她还真认不出镜中的美女了,抬手摸了摸脸蛋,看着镜中的古装美女也照做,不禁傻傻的笑出声。

“奴婢为姑娘梳个发髻吧,到时一定更美。”

点点头,她确实很想看看另一个自己,另一个古色古香的自己。

那女孩儿轻手拿了镜台前的木梳,随及便往着她的头上梳去,哪知刚一用力,便扯得某人痛苦得大叫。心下一慌,连忙丢了手中的梳子,下跪道“奴婢该死,请姑娘息怒。”

摸了摸自己被扯疼的头皮,紫凝儿起身扶了那小姑娘起身,轻声道“不怪你,是我这头发太难梳了。”

“谢姑娘体谅”

“好了,我自己来梳吧!”

说完,弯腰正要去捡那地上的木梳时,却被身旁的人抢先一步。

起身,拍了拍梳上莫虚有的灰尘,恭敬的双手递上。

看着她脸上纯净的笑容,紫凝儿突然发现她有些喜欢上她了,浅笑着道了声谢,便也一边梳头,一边与她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谈起来。

原来这姑娘叫做清儿,今年才十六岁却在丞相府待了十年了,现在的国家名叫南雀国,当今皇上南宫耀已年近天命(五十),是个明君。而做为交换,这清儿自然也成了古代里第一个知道她名字的人,而至于她的身份,她倒没说。

这个身份,她是得好好想想,怎么给自己弄一个古代户口啊!

过了一会儿,又有人送了早膳过来,紫凝儿不顾形像的大开吃戒,毕竟这可是她来古代的第一餐啊!而且,出了这丞相府,她还不知道去哪儿混饭呢!当然,这个地方是不能多待的,因为,她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清儿送着她走到府门口时,长青便迎了过来,昨晚光线不好所以紫凝儿没能细看,如今这一见,却让她突然发现,原来长青也是个帅哥啊!只不过比起浴池里的那个,是差了些,不过也算特别帅了。

长青看着一身浅紫色云纹拽地长裙的紫凝儿,心神微顿,眼里一抹惊艳飞快闪过,随及又恢复平常,浅笑着说出来意。

“这个是我们老爷的一番心意,姑娘还请笑纳。”

看着长青帅哥递上来的一个鼓鼓的小袋子,她也猜到了里面装的东西,不过她紫凝儿可不是什么贪便宜的人,昨晚今早的款待她都铭感于心,如今是断不会收下这银子的。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天下百姓皆为皇上的子民,丞相久蒙圣恩,如今只是为吾皇略尽绵力,姑娘只身一人,多带些银两,也好傍身。”

丞相早猜到了她会拒绝,所以特备了这一口说词,也好回了昨晚的她那句问话。

迟疑,最终紫凝儿还是将那钱袋接了过来,不过她只取了其中最小的一锭银子,其余的全数奉还,并认真道“丞相大人的好意,小女子没齿难忘,将来若有机会,定当涌泉相报。”

长青了然一笑,便也将那钱袋紧握手中,眼看着这个奇怪的女子缓缓走出丞相府。然后,遣了一直躲在旁边的两名男子,悄悄跟了上去。

而他,转身回了府内,去向上官诚风回报自己知道的一切。

出了丞相府紫凝儿便头也不回的往着大街上走去,满世界的古人在她面前走来往去,热闹的叫卖声不绝于耳,各种各样的油伞,丝巾,团扇,吃食,洒馆,客栈……

所有电视里出现与没出现过的东西,通通呈现在她的面前,让她好想仰天大喊一声,让我回去。可是,她不能,如今这一头红色卷发,已经让人把她当成了异类,如今又怎么敢再做惊人动作?

漫无目的在街上走了半天,却从未离开过人群半步。

她很清楚像这种没有半点安全保障的世界,她一个弱女子独处,是有多危险。

最终,找了家不大不小的客栈,简单交谈了几句后,便定了一间五文钱一晚的房间,住了下去。

她曾不止千万次重复过,如果让她回古代,她会死的。如今,她一个人卷缩在陌生的房间陌生的床上,默默流泪。

想着送她来这儿的漂亮妈,想着她今后该何去何从,想着自己还剩的四两五文钱,她的心内就不断的绝望,绝望,绝望……

落日的斜辉透过薄窗,投进屋内,暖暖的给人温馨与安定之意。

决定起床的时候,已近傍晚,期间她醒过不少次,可都不愿起来,因为除了睡觉她根本找不到事做。打开窗子,她看着依然热闹不凡的街道,不禁舒了一口气,只要还有人在,她就不那么害怕了。

转身离开房间下楼,客栈老板向她问好,然后礼貌的回问了一句,便上了街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