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情深不寿:天下第一婢

更新时间:2020-11-18 03:33:08

情深不寿:天下第一婢 已完结

情深不寿:天下第一婢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北歌 分类:穿越 主角:王柳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北歌原创的穿越小说《情深不寿:天下第一婢》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王柳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前世特种兵出身的专业间谍,一朝穿越成了通敌叛国被灭满门的落魄千金,千羽落表示,灭门没关系,找出原罪一切都好说,被贬为奴籍被烙印上贱奴烙印也没关系,只要能脱身得以自由她自有办法让自己活得逍遥自在。可是一朝醒来,为什么她会成了“十万两”的天价贱奴,即将要被人送给前未婚夫当新婚贺礼?面对眼前笑的一脸欠扁的俊美王爷,千羽落美眸微眯,算计我,本姑娘让你赔了夫人又折兵!...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就在猥琐男子露出微微有些不甘的神色,就要喊出第三次的时候,台下忽然有人插话一千两!

这下台下的人更加安静,几百人围成的人墙,硬是安静的一根针落地都能听的到。猥琐男子立刻兴奋起来,顺着声音望去,众人很自觉的为喊价的人开出一条道来。只见一个锦衣华服相貌俊朗的男子施施然在一群护卫的簇拥下走来。

男子器宇不凡,身上带着一股与生俱来的气度让猥琐男子不由得不敢随意冒犯,小心翼翼的上前谄媚道这位公子,您想要买这个女子?

怎么,本公子不能买么?男子冷冷的瞥了一眼猥琐男子,吓的男子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妈呀,他只是个买卖奴隶的小商人,可不想得罪什么权势贵人。眼前这个男人的眼神,好可怕呀!猥琐男子吓的跪地连声道不敢不敢。俊朗男子目光一扫在场众人,最后停留在外围骑在马上的羽昭离身上,微微露出一抹疑惑,羽昭离眉梢轻挑,对上莫萧云,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许是俊朗男子平日里呼风唤雨惯了,对一身平凡的羽昭离根本不放在心上,只是稍作停留便不再留意,回头对猥琐男子道来人,取一千两给他。

看着俊朗男子目中无人眼高于顶的模样,羽昭离眉梢轻挑,深邃的眼眸落在惨白的毫无生命气息的千羽落身上,西楚的七皇子莫萧云么?西楚皇室也想来染指我凤羽重臣之后,挑衅我国威么……

羽昭离也是极为敬重千靖安的。千靖安镇守霞飞关二十年如一日,逼得南疆窝在关外数十年憋屈不敢进犯,如今一朝落马,不仅满门被灭,连唯一的女儿也沦落到此,羽昭离出于道义也该出手相救,再说,千靖安再怎么获罪被斩,她的后人落入敌国之手,对凤羽国也是种绝对的侮辱。他日若千靖安沉冤得雪,那么凤羽国便是自掘坟墓,自掌嘴巴了。

羽昭离深邃的眼眸微眯,薄唇轻启,正待说什么,却听的不远处一声妖冶带着长长尾音的声音响起,慢着——羽昭离随着声音目光落在大圆舞台上,另一边施施然往台上走来的人身上。

这个人一身红色张扬,一张过分俊逸的脸庞略带几分柔美的姿容,长发如墨肆意披散,仿佛挣脱世俗,独立红尘之外,江南的冬天还是有些冷意的,凉风吹拂,男子长发迎风飞舞,一身红衣在风中吹起,仿佛一朵绽开的妖异红莲,分外妖娆。

猥琐男子一见红衣男子施施然上台,一双桃花般琥珀色的眼眸落在他身上,他浑身不自主的颤抖起来,立时觉得今年的冬天怎么格外寒冷,冻的他浑身僵硬。

红衣男子的神态轻松写意,一张好看的有些妖异的脸上满是慵懒的神色,眉梢轻挑,懒懒的瞥了一眼近在咫尺的西楚七皇子莫萧云,优雅的走到台上正中唯一的一张太师椅上坐下,身子向后靠在椅背上,翘起二郎腿,微微垂眸,低头研究着左手拇指间的翠玉扳指,姿态悠闲的仿佛去戏园听曲,又仿佛在家中后花园赏花。

羽昭离眉梢一挑,知道今天可是有好戏看了。

西楚七皇子一见红衣男子出现,脸色立即变的不好看起来,俊逸的脸阴沉如墨,盯着红衣男子咬牙道天下第一楼楼主,司少卿?

被唤作司少卿的红衣男子连眉梢都不给他一个,竟是将堂堂尊贵的七皇子漠视到底,只是抬脚微微踢了踢跪在自己脚边的猥琐男子,嫌恶的道呆子,小小的一件事都办不好!

猥琐男子连连求饶公子饶命,小的,小的苦着一张脸,一直都是这样做的好不,公子你能讲点理么?

司少卿微微眯起桃花眼,冷不防一脚将猥琐男子踢下台去没用的东西,滚!猥琐男子如断线的风筝直接飞出台,落入人群中,人群顿时自觉地往左右移动,直接给他让出了个空地,猥琐男子直接砸在地上,砰的一声砸了个结实,离的近的甚至能听出猥琐男子落地时骨头咔嚓碎裂的声音,显然伤的不轻,但饶是如此,那男子也丝毫不敢停留,落地之后,几乎是立刻就爬了起来,一瘸一拐的冲出人群。

司少卿懒懒的瞧了一眼,重新躺回太师椅,一只脚着地,点着脚尖将太师椅当摇椅一翘一翘的好不轻松自在。见台下仍旧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眉宇间露0出一抹不耐的神色,略一抬手,跟在他身边的一个黑衣属下立即上前一步,朗声道今天的交易到此为止,大家都散了吧。

台下的人一片惋惜议论纷纷,有些人还略有些不甘,但是对上那一身张扬的红衣男子,大家也只得摸摸鼻子遗憾的离开。不一会台下的人便走了个干净,莫萧云黑着脸盯着眼前这一幕,司少卿子似乎对此并没什么兴趣,站起来往台下走去,莫萧云怒道司少卿,你这是什么意思?

司少卿脚步一顿,慢悠悠的转身,红色的衣摆随着他的动作划出一个好看的弧度,翩翩若仙。司少卿歪着头,对莫萧云笑道西楚的七皇子殿下,我什么意思,是你能干涉的么?

莫萧云眼眸微闪,一手指着木桩上被绑的结实的千羽落道这个贱奴在下已经出钱买下了,司少主出手干涉,什么意思?

司少卿看着莫萧云,眯眼一笑,摊摊手道我并没有出手干涉,不过是家里的老头子没弄清楚买卖规则擅自做主,爷不同意他那么做罢了,与你有何干系?

有何干系?怎么没干系?他刚才可是出了一千两,差点就到手了好吧?

所谓强龙难压地头蛇,天下第一楼在江南有着怎样的势力,旁人不知道,莫萧云不会不知道。就算他贵为西楚七皇子,面前这个好看的过分甚至有些妖异的男子,却是他惹不起的人物。莫萧云强压下心中的怒火,淡淡笑道商人买卖贵在诚信,刚才司少主你的手下已经同意将这个贱奴以一千两的银子卖给在下了,公子却在这个时候出面干涉,是不是有些不厚道?

厚道?那是什么东西,司少卿戏谑的瞧着莫萧云,仿佛在看一个小丑,赤裸的眼神毫不掩饰的打量着面前尊贵的西楚七皇子,直将对方瞧的浑身不自在,瞪着眼强迫自己与他对视。天下第一楼开的是满天下的赌坊和妓院,什么时候还需要厚道这个东西?不过莫萧云既然想要论厚道他就陪他好好论论也无妨爷的属下什么时候说要将这个女子卖给你了?怎么我刚才听到他说不敢来着?

呃,刚才那个猥琐的蠢货确实说的是不敢,不过那是被吓的好吧?羽昭离在心中撇撇嘴,觉得司少卿的脸皮果然够厚。却见司少卿那温柔如水的桃花眼向他这边扫了过来,羽昭离淡淡一挑眉,微微勾起唇角,一手抵在下巴,做出一副您自便的神情。

司少卿也不过是扫了羽昭离一眼,见羽昭离那副看好戏的模样,忽然露出一抹温柔无比的笑意直把一直老神在在淡雅如风的男子笑的仿佛自己是被人按在砧板上的鱼肉即将要被任人宰割的错觉,却听见莫萧云冷声道商人逐利,这个贱奴本就是你司家放在这里让大家来交易买卖的,怎么,莫不是司公子突然后悔,想要留下来给自己暖床?

莫萧云挑衅的说着,身后跟着的一干侍卫随从自然配合的哈哈大笑,司少卿也不在意,懒懒的坐回原先的椅子上,翘起二郎腿,一晃一晃的,过分俊美的容颜露出一抹邪肆的笑意是又如何?你不满?想咬我?

噗嗤哈哈,这回换司少卿的下人哈哈大笑了,比之刚才莫萧云属下那刻意讨好的笑,显然司少卿的属下欺辱人的手段更高超一些。少主开头,底下的人纷纷你一眼我一语的接到少主,瞧他细皮嫩肉估计牙口也不会好,怎么咬的动?

嗯嗯,小的看着也像,跟咱家那条阿花都比不上。又一人附和。

司少卿神情淡淡似笑非笑的瞥着台上的众人,莫萧云早已气得脸色黑尘如墨,见司少卿也没打算制止手下人刻意羞辱的话,有些忍不住了,指着司少卿怒道司少卿,最好别太过分!别以为你仗着天下第一楼,我西楚就怕了你了!

不服么?要打架么?司少卿浅浅抬眸,凉凉的道。谁不知道西楚是马背上的名族,勇猛健壮是出了名的,可偏偏出了个病秧子整日里泡在药罐子里风吹不得雨淋不得娇弱的像朵花一般,司少卿最是瞧不上这种身子不行脑子还不安分的主,偏偏他脑力还不是顶好却成天做着白日梦。

你!莫萧云气得噎住,说不出话来。

都说西楚人人善战个个骁勇,怎么养了这么个细皮嫩肉的公子哥,真叫人意外。

好了,都安静。见莫萧云气的不轻,司少卿抬手制止了手下。

目光淡淡的扫过台下看好戏的羽昭离,司少卿眨眨好看的桃花眼,似笑非笑,姓羽的,热闹好看不?

羽昭离挑眉,回以一个满意的笑容,嗯,好看,继续。

莫萧云显然也注意到这边两人眉来眼去的模样,但是莫萧云显然并不认识羽昭离,见羽昭离虽然一身气度不凡,却是一身最最普通的青衣长衫,心里暗自揣测,司少卿知道他尊贵的皇子身份,却还刻意刁难,是因为这个人?

当下沉下脸司公子,怎么样你才能将这个贱奴卖给我?

司少卿显然不觉得莫萧云不仅会死缠烂打,还如此厚脸皮,被自己当狗骂了还能沉住气,眉梢一挑,淡淡道爷看不上你的一千两,所以啊,爷不卖了,嗯,莫七皇子刚才说的不错,这个女子长的还挺好看的,爷就听你一回,留着回家暖床

你!司少卿油盐不进,风月场上打滚多年,那嘴皮子练的不是一般厉害,莫萧云这种养尊处优平日里谁敢跟他拆台叫板的皇子哪里是他的对手。但莫萧云显然也不是个好打发的,嘴皮子怎么耍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莫萧云心中怒火蹭蹭往上冒,却硬生生被压了下来,深吸一口气,淡然道一个贱奴罢了,怎配上司公子的床?司公子这般身份地位,要什么样的女子没有,何必与我处处为难,伤了你我之间的和气?

司少卿配合的点点头,说的不错,不过你买回去又有什么用呢?她不配上爷的床,难道能上你的床?莫七公子自承身份比不上他司少卿么?司少卿将想法都写在脸上,连不远处羽昭离都看的清楚,莫萧云又怎会不明白,一张脸都黑了本公子买她回去,自然有本公子的用处,你只需告诉本公子,是卖是不卖?莫萧云显然已经没有耐性,出身皇家,修养极好,但也只是极好,他不是神仙,脾气也从来不好,今日能这般为了千羽落忍受司少卿的处处刁难,已经是他的极限了。扫过一旁兀自垂眸不吭一声的女子一眼,阴沉的眼眸更加阴鸷狠戾,这个卑贱的女人,老子活着的时候总是与他西楚作对,女儿如今落得这般落魄还能让他如此难堪,双手背在身后,狠狠的握紧,千羽落,最好别落在他手里,不然他要她生不如死!

莫萧云的黑脸落在司少卿眼里,司少卿勾魂一笑,慵懒的道卖,怎么不卖?商人逐利么?那,一口价,五万两!

五万两?莫萧云深吸一口气你抢钱?

司少卿挑眉七皇子没钱?

西楚的七皇子会没钱?开什么玩笑?但是拿五万两去买一个贱奴,这个还真是司少主还真敢要价!

有什么不敢的,天下间就没有司少卿不敢做的事情!司少卿眯眯眼,邪笑道七皇子买不起就别在这里充大爷,爷没空陪你闲磕牙!说完风度翩翩的站起来,鄙夷的看了莫萧云一眼,莫萧云气急,吼道慢着!司少卿停下,听莫萧云气急败坏的叫到牧原,给他!言下之意,竟是舍得五万两买个贱奴?司少卿咂咂嘴,他怎么不知道自己手中的这个女人这么值钱?好看的桃花眼落在那垂眸丝毫不受外界因素影响的女子身上,幽幽的道十万两——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