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腹黑王爷套路深

更新时间:2020-11-17 03:19:36

腹黑王爷套路深 连载中

腹黑王爷套路深

来源:微小宝 作者:青草糯米 分类:穿越 主角:古蓝玉苏蓝芷 人气:

主角是古蓝玉苏蓝芷的小说《腹黑王爷套路深》此文是青草糯米原创的穿越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认个父王抱大腿,谁料对方竟是灼灼少年狼! 年方二八不出嫁,桃花儿朵朵都被掐,某渣父面具遮颜邪肆而笑,“爷的千金不出阁,公子还是去找别人吧!” 草,难道准备留着她为他养老送终吗? 这老牛吃嫩草太过分,君三小姐觉得,这件事情简直有猫腻,她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不可! 传闻麒麟阁主绝世风采,一朝相见,拐入床幔……次日,渣父捏着她下巴,“暖儿,你昨夜很奔放!” 君轻暖顿时被雷劈…… 某渣勾唇轻笑,将她压在床榻,“本王年前捡了一只小猪仔,如今养肥待宰,暖儿,今夜可要更卖力才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慕容骋目光骤然从她身上离开,抓起几案上的酒杯,将杯中青梅酒一口吞了下去!   清冽的酒浆入口,却带来滚烫熨帖,直达心底。   慕容骋有些心猿意马,他突然将君轻暖放在软榻上,快步去床上,睡了!   冰凉的被褥,也压不住内心躁动,心跳的声音,伴随着多年来第一次冒出来的微妙冲动,在身体里肆虐,让他在寒冬腊月里亦如同烈火炙烤。   可就在他翻来覆去的时候,那榻上的少女,却爬了起来,一步一步,往床边走来。   “……”慕容骋看着她,嘴角狠狠的抽了抽,眸色暗了暗,喃喃,“小丫头,你再靠过来,本王可就不客气了!”   人都爬上床了要,吃还是不吃?   君轻暖窸窸窣窣钻进他的被窝,一点危险意识都没有,抱住了浑身发烫的他!   “……”温香软玉满怀,慕容骋脑子里嗡一声,胸膛剧烈起伏,呼吸都粗重几分!   低眉看向怀中少女,她瓷白的小脸近在眼前,清甜呼吸无辜缠上他的鼻息,樱花般的唇距离他唇瓣不足一指距离!   更过分的是,她身上那见银蓝色肚兜,被她这样蹭来蹭去就歪到一边,露出大片雪白肌肤!   娇俏可人,如同美味的果实,令人口干舌燥!   身体里一股热流无端腾起,正在冲击着他的理智!   慕容骋蓦地,一把推开她,胡乱扯过自己的外袍,给她套上,还死死的系上了腰带,兵荒马乱。   折腾半晌,君轻暖浑身被裹得严严实实,却还没有醒来。   慕容骋看着穿着他的外袍,躺在他床上鸠占鹊巢的少女,额头青筋狠狠跳了跳!   这奇葩的梦游症,睡得也太沉了吧?   这都没折腾醒来?   他忍不住有些邪恶的想,如果就这样把她给吃了,她能醒的过来吗?   有气无力的靠在枕头上看了她半晌,慕容骋无语,睡也睡不着,又不能真的把她吃了,只好盘膝打坐。   入定的最后一刻,他脑子里还跳着一个邪恶的想法:以后她要是再敢脱成这样来爬他的床,他可就没这么好的耐心了!   君轻暖睡的很沉,躺了一两个时辰之后,不知怎么回事,就枕到了他大腿上!   “……”慕容骋嘴角抽了抽,低头瞄了她一眼之后,继续打坐!   折腾好几个时辰,终于到了寅时。   君轻暖非常准时的从他腿上爬起来,下床就往门外走!   走到一半,慕容骋这才恍然回神,赶紧跳下床去将她捉回来,三下两下扒掉了他的外袍,让她穿着肚兜回去了!   被脱了一层衣服,君轻暖还是没醒来。   她只是缩了缩肩膀,看上去应该是感觉到了冷。   “……”慕容骋无语,知道冷为什么要穿一件肚兜来爬床?这寒冬腊月的……   站在屋檐下,慕容骋看着那一抹纤细身影消失在青岚园方向,独自站在寒风中凌乱。   半晌,揉揉眉心之后,回去睡了。   ……   次日,午时。   慕容骋从早朝下来,路过青岚园的时候,问迎上来的南慕,“小姐呢?”   南慕心里想的却是:昨夜小姐有没有爬床?没看到真的好遗憾。   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回应,“一上午没见着,也没听人说出去,应该是在青岚园吧?雪太大了,她估计也不想走动了。”   会吗?   慕容骋闻言,哼笑一声:她爬床的时候,从来都是风雪无阻。   慕容骋转身,举步往青岚园方向去了。   君轻暖坐在软榻上,拨弄着火炉,不停地打喷嚏。   “阿姐,你没事吧?我记得你身体很好啊,怎么刚来燕都就染了风寒?”碧雏狐疑而担心的看着君轻暖,打量四周,这屋里也没那么冷啊,怎么会好端端就咳嗽了?   君轻暖也觉得奇怪,“咳咳,可能是刚来不习惯吧,你去熬一碗姜汤就好了。”   “行,我这就去。”碧雏点点头,从进来骋王府之后,她就改口叫“阿姐”了。   毕竟是别人的地盘,难免隔墙有耳,犯不着为了一个称呼泄露了自己的身份。   “咳咳,扶卿,宫里传来消息了没有?”君轻暖咳的还挺厉害,正说着话,门口就传来了脚步声。   扶卿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君轻暖亦抬头看向门口。   屋里光线突然暗了暗,一道挺俊的身影出现在门口,黑色王袍随风而起,如邪神一般将两人笼罩在了暗影中,清冽嗓音带着一丝戏谑,道,“染上风寒了?”   “嗯,不知怎么的,早上起来就咳嗽不停……”君轻暖回应着,心下只是赞叹,这男人简直就是个妖孽,笑起来又邪又俊又危险又勾魂!   只不过,“父王怎么来青岚园了?有事找我吗?”君轻暖起身来,问道。   扶卿也抱了抱小拳头,嗓音脆脆的,“扶卿拜见骋王殿下!”   “嗯,坐下吧,可能是穿的少了,以后多穿点就是。”慕容骋目光落在君轻暖那因为咳嗽而染上绯红的精致小脸,狭长双眸星河流转,竟是笑的越发潋滟!   “……”君轻暖一脸黑线,她怎么总觉得他在幸灾乐祸呢?还是别的情绪?   算了,懒得多琢磨,“多谢父王关心,其实已经穿的很多了。”君轻暖扯了扯身上的狐狸毛披风,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慕容骋在他对面坐下来,一只手臂懒懒撑在桌上,笑了,“本王说的是晚上!”   君轻暖骤然抬头,却见那人笑的像是一只俊美的狐狸,眼神分外认真,星河暗敛的双眸像是要将她吞没,“晚上也要多穿点。”   “……”君轻暖脸一红,垂眸,道,“女儿知道了。谢谢父王。”   “父王疼女儿应该的。”他修长手指卡住桌上的琉璃盏,送到唇边,潋滟眸光意味深长的扫过她的脸。   “……”他的笑意太亮太迷人,晃花了她的眼。   君轻暖垂眸,不说话了。   她拨着火红的碳块,明明什么都没想,却又乱纷纷的。   恍惚间,却冷不丁传来他的声音,“昨夜,皇上叫人连夜彻查皇后中毒之事。”   他话说了一半,正好戳中她关注的地方,却又没下文了。   恶劣的人……   君轻暖腹诽一声,抬眼问,“然后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