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渣夫悍妻

更新时间:2020-10-16 03:03:29

渣夫悍妻 连载中

渣夫悍妻

来源:微小宝 作者:落落 分类:穿越 主角:沈文莺唐家 人气:

主角是沈文莺唐家的小说《渣夫悍妻》此文是落落原创的穿越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沈文莺穿越成知府千金,然而,堂堂知府竟无米下炊,为了救济家里唯有嫁给兴城首富唐家的三少爷。 据说唐三少本是渣男一枚。百闻不如一见,第一次见面,居然碰到他跟丫鬟嬉戏! 乱套了!那曾私定终身的秀才表哥怎么办? 这个唐家也不简单,明争暗斗,风起云涌。哥嫂视她为眼中钉,公婆看她不顺眼。连相公也利用她,误解她,甚至不惜联手别的女人陷害她。真是一窝极品在身边。 老虎不发威你拿我当hollekitty是不是?!那就放马过来。且看她如何见招拆招,搞定公婆,收服哥嫂,踹走情敌,驯服相公。...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沈文莺看着他愤怒的表情急忙退后一步。

唐世良由于脸上的表情过于狰狞而牵动了头上的伤口,血又流了出来,映红了半边纱布。他捂着头,呲牙咧嘴的哼哼起来。

沈文莺小心的走过去,“你别太激动,秦大夫说你得静养。”

唐世良痛苦的皱着眉头,手捂着额头,“第一次,你打了我一巴掌,第二次,我把我的妾给了二哥,第三次,你居然用砚台砸我!”他细数着沈文莺的种种恶行。

沈文莺呲了一声,“第一次,你非礼我在先,第二次,那是你二嫂得寸进尺,第三次,是你出言侮辱我!我的忍耐也是有底线的,而你们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触碰我的底线!”沈文莺没有一丝愧疚,理直气壮的说道。

唐世良瞪圆了眼睛,挣扎着试图坐起来,“你这个女人……啊”他伸手去拉扯沈文莺的衣袖,沈文莺轻轻一甩手,他又重新跌倒在了床上,疼得他惨叫了一声。

“笃笃笃”响起了敲门声。

沈文莺抚了抚身上的褶皱问道,“谁啊?”

“奴才是厨房的刘婆子,来给奶奶送饭食。”刘婆子稳重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进来吧。”沈文莺端庄的坐在床头说道。

她的话音刚落,刘婆子就率领两个粗使丫头走了进来,三人手里都端着托盘,饭菜的香气弥漫了整个屋子。

沈文莺早就有些饿了,她努力吸了吸鼻子,笑道,“刘婶的手艺不错,远远的就闻到香味了。”

得到了主子赞赏的刘婆子自然高兴,她有些紧张的搓了搓手,“主子过奖了,奴才也就是会做些家常便饭,还望主子别嫌弃。”

沈文莺笑着摆摆手,看了看门外问道,“怎么就你们几个,青荷她们呢?”

其中一个粗使丫头献媚的说道,“听说二房那边吵起来了,姐姐们都跑去看热闹了。”

沈文莺淡淡的点点头,“嗯,你们都下去吧。”

那个粗使丫头犹豫着不愿往外走,她抚了抚还算干净的深绿色夹袄说道,“姐姐们都不在,奴婢服侍主子用饭吧。”

沈文莺听了略微皱了皱眉,“这两个丫头都是院子里的粗使丫头吧?好像没见过。”

那个粗使丫头咧着嘴上前几步,“奴婢和小梅都是负责洒扫的,奴婢叫茶花。”她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身边的那个低头的丫头。

原来这个多事的丫头叫茶花,那个看上去比较稳妥的丫头叫小梅。沈文莺了然的点点头,转头问床上的人,“相公,可要用茶花服侍您用饭?”

茶花听了眼神一亮,带着期盼看着床上的人。

唐世良眼睛都没抬一下,“不用,娘子服侍便可。”

沈文莺狠狠的白了他一眼,就知道他不会善罢甘休,“既然少爷这么说了,大伙都下去忙吧。”

茶花恋恋不舍的被刘婆子拉走了,她们都是上不了台面的粗使丫头,好不容易能接触到主子,自然要把握住机会了,没想到,空欢喜一场。

沈文莺见她们都走了,才端了饭菜放到床边的凳子上,“你这次伤得这么重也是我不对,等你伤好了,我就不会这么伺候你了。”她有些不服气的嘟囔道。

唐世良见沈文莺顺从的伺候他,便也没说什么,只哼了一声。

沈文莺将枕头给他垫高,看他不舒服的歪着脑袋,便俯下身子,一手托起他的脑袋,一手整理枕头。

现在正是秋季,还不是特别冷,她穿得也不多,两人距离又那么近,抹胸里面被唐世良看个清楚。

沈文莺没有注意到两人的距离有多暧昧,待整理完毕,看唐世良有些别捏的转了转头,她才反应过来。

她也有些尴尬,毕竟床上躺着的是自己仅仅见过几面的人而已。为了消除这种尴尬的气氛,她端起粥碗问道,“你吃哪种菜,我夹给你。”

唐世良瞥了一眼菜后,略为不满的说道,“怎么都是素菜,我是生病了,又不是当和尚。”

沈文莺叹了口气,夹了些菜放到碗里,递到他嘴边,“你现在伤还没好,应该吃些清淡的,你先凑合着,以后每天给你少做些荤菜吃。”她好言好语的说道,秀才来的信让她的心情好了很多,也不跟唐世良计较。

唐世良不可置信的看着没有和他吵架的沈文莺,半晌才说道,“我手没有力气,拿不起碗筷。”

沈文莺也很饿,无奈只能先喂他吃饭。他长开了嘴,沈文莺便往他的嘴里塞了一口粥。他皱眉,口齿不清的说道,“菜。”

沈文莺喂他一口菜,他又嫌少,喂他饭他又嫌多。最后,沈文莺把饭碗扔到了一边,“不伺候你了,你爱吃不吃!”说完,自己拿了饭碗开始吃起来。

唐世良瞪了她一眼,也不说话。

沈文莺掀开一碗盖着盖子的菜,唐世良瞥了一眼立刻坐直了,“你这个女人,居然偷偷的做红烧肉吃!为什么不给我吃!”

“你受伤了,应该少吃荤腥。”沈文莺好心的解释道。“你若是馋了,我喂你一块。”

唐世良冷哼一声,“不过是红烧肉罢了,我才不馋。”

沈文莺就知道他会那么说,大口的吃起饭来,自己开伙就是好,这么多天了,终于能吃顿饱饭了。

唐世良抽了抽嘴角,“这个女人,饭有那么好吃吗?脸颊都要塞爆了!”

沈文莺不理他,自顾自的吃了起来,自己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吃得当然多了。

唐世良嫌恶的撇了撇嘴,“饭粒都吃到脸上了,真是饿死鬼托生的。”沈文莺依旧不理他,大口大口的吃着饭。唐世良等了几分钟,大声说道,“我已经被你伤成这样了,你居然还要饿死我,你这个女人,你到底有没有良心!”

“小姐……”柳暗在门外喊道。

“进来吧。”沈文莺一边吃饭,一边口齿不清的说道。刘婆子做的饭很好吃,是用了心的。

柳暗面带喜色的走了进来,见唐世良正瞪着眼睛看着沈文莺,忙敛住了笑意,“少爷。”她福了身子说道。

“怎么了,什么事这么高兴?”沈文莺问道。

柳暗张了张嘴,想说,又不敢说。

唐世良见柳暗有事瞒着他,自然不高兴,“说!她是你主子,我就不是了?”

柳暗道了声是,便说起来,“二房那边吵起来了,二少爷和二少奶奶吵得很凶,要不是卫婶拉着,二少爷就要动手了。”说完,她看了看唐世良的表情,见唐世良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就又继续说道,“上次那个要送给三少爷的佩儿,二少奶奶趁二少爷不在家,狠狠的罚了她,结果,三个月的孩子就那么没了……”

“什么!”

“什么!”沈文莺和唐世良都惊呼出声。沈文莺的惊讶是佩儿怀孕三个月了,也就是说她和唐世贤一起在南方的时候就已经有身孕了,那为什么柳氏说将佩儿给唐世良的时候,二少爷没有说出实情,而佩儿也没什么表情。

唐世良惊讶是二房本就没有孩子,现在好不容易有那么一个,却被二嫂给罚没了。唐世良动作过于激动,牵扯到了头上的伤口,他哎呦一声。

沈文莺扭头看了他一眼,安慰道,“你别太担心,二房还是会用孩子的,二哥二嫂那么年轻。”

沈文莺倒是不太担心,只要她的院子里安稳就好,其他的,她懒得管。“柳暗,一会儿你吩咐下去,让府里的人都管住自己的嘴,别乱说话,失了唐府的面子,没有好果子吃。还有,三少爷也醒了,一会儿让秦大夫来看看。”她想了想吩咐道。

唐世良也缓过神来,“爷饿了,要吃饭!”

柳暗听了,急忙去拿碗筷。唐世良却摆了摆手,“谁给我弄成这个样子,谁喂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