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倾国暖宠:邪魅王爷纨绔妃

更新时间:2020-10-11 04:39:11

倾国暖宠:邪魅王爷纨绔妃 已完结

倾国暖宠:邪魅王爷纨绔妃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七空白 分类:穿越 主角:吴心柳姨 人气:

主角是吴心柳姨的小说《倾国暖宠:邪魅王爷纨绔妃》此文是七空白原创的穿越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穿越到青楼,她脚不沾地,混的风生水起,念念不忘自己的发财大计。无意中救了个王爷,却不曾想被他缠上。 “王爷,别靠这么近,你挡住我发财了。”某王邪魅一笑反而靠的更近,温热的呼吸洒在她耳畔。 “我不光挡你发财,你的桃花我也一并挡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帝京一处郊外的民居内,昏暗的烛光轻轻摇曳,仿佛下一秒就会熄灭,比起这些更诡异的是窗户纸上有两道姿势不一样的影子!与此同时,还有刻意压低的断断续续的声音不断传来。

“主子,伤害您的那帮人已经查到了,是江湖上失踪已久的霹雳堂。”

一个黑衣人恭敬地立在那里,双手微微前拱,腰背微弯,但是眼睛却一直盯着地面,不敢直视面前的男人。

“哦?果真是他们!我还以为那边不会这么快动手,结果,他们竟然急不可耐了。不过,他们终将只是跳梁小丑,成不了什么气候!”

说话之人一身华服正襟危坐在屋中央的小桌子旁,桌子虽然残破,但是茶具却是齐全的,茶壶里竟然还冒出一些烟雾,想必是刚刚做好的。他的穿着与屋内穷酸的设施和残破的墙壁十分不相称,细看此人长相,饱满干净的额头,小麦色的皮肤,两道浓浓的剑眉斜斜的挑起,一双细长明目下是英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有些无情的抿出一个弧度,下巴却有些尖,这样的长相虽然有些矛盾,但仍旧有一份独属于他的帅气和让人不敢轻易靠近的惧意。

“主子,我们该怎么办?”

“既然他开始行动了,我自是要有所回敬的,否则岂不是我们失了礼数!”

阿钱一听欧阳正这么说,自然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可是看着他那未达眼底的笑意,心底顿时又升起一阵凉意。

“你过来。”

阿钱缓缓地贴了过去,就在刚到主子身边的时候,他又打了个冷颤,暗骂自己跟了主子十三年,还是这么没用,脚下却不敢怠慢,移动到主子身边,快速的俯下身子,细听主子的吩咐。

“可听清楚了。”

“属下明白。”

欧阳正从小茶杯里拿出一个杯子,又把还冒着热气的茶壶提了起来,沏了一杯热茶,看着不断飘起的烟雾,好像又看到了那双充满轻薄之意的斜挑桃花眸子。

“她怎么样了?”

阿钱冷不丁听主子软化的声音,很明显的不适应,一时竟然没有回过神。

“让你去查的那位!”

阿钱这才反应过来,主子说的是谁,相比于刚才的恭敬,谈到此事时,他那严肃的脸上竟然浮现出一些奇怪的笑意。他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和那些暗卫一直担心主子有龙阳之癖,直到主子让他去查吴心,他们才稍稍打消了一些顾虑,但仍然十分惶恐。

“回主子话,吴心姑娘是一年前来的帝京,像是凭空出现一样,属下查不到她以前任何的信息。”

说道这里的时候,阿钱脸上的表情又多了一丝担忧。

“哦?只有这些了吗?”

这个认知倒是让欧阳正一惊,浓浓的剑眉又轻轻皱起。

“更加奇怪的就是后来的事情,虽然之前的信息查不到,但是这一年来她的名声在整个青楼圈子倒是名声显赫,甚至有些官宦人家的大夫人也聘请过她当什么化妆师。”

“咳咳。”

欧阳正险些把茶水咳了出来,冲着阿钱飞了一个眼刀之后,才不在意的拭了拭嘴。

这阿钱怎么就不知道组织组织语言,什么叫做青楼圈子!真是不像话,早知道该让他做书童学学认字的。

知道主子不是有意责怪他,阿钱灰溜溜的摸了摸鼻子,主子哪都好,就是谈正事的时候,让人不敢轻易靠近,或者可以说提到他们的时候,他仿佛又变成了那个嗜血的地狱罗刹。

“化妆师是什么?”

“阿钱去打听了一下,就是给那些人描眉扑粉,按说这种事情,一般女子都能会个七七八八,但是偏偏这个吴先生不一样,只要是经她手捯饬的,四十多岁的看起来像是三十多的,三十多的看起来像是十几岁的,好多没嫁出去的女人,都嫁出去七七八八了。让她声名鹊起的却是醉花楼里一个五十岁的老婆子的婚嫁!坊间传说她已经十几年没有接过客了,有一天她想自己不能一辈子都待在这青楼里做个打杂的呀,所以就回去拿了自己所有的积蓄,求吴心姑娘为她化几次妆,没想到的是,过了不久,这个女人竟然嫁了一个比她大十来岁的员外做了第十八房姨太太,更是一时得宠,这女人嫁出去之后,自是对吴心千恩万谢,据说送给了她不少金银珠宝呢!还有啊…”

阿钱说的眉飞色舞,口沫横飞,谁说他是个大老粗,不识字,看看我还会用成语呢,越说越起劲的他似乎忘了面前的人是谁。

欧阳正细品着杯里的雨前龙井,嘴角轻轻勾起,再抬眸看着阿钱滔滔不绝的模样,他想,阿钱一定是第一个在他面前说了这么多还能活着的人。

“还知道别的吗?”

此时阿钱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一听主子问起下一个问题,才松了一口气,慌张的伸手擦了一下额头并不存在的汗,才开始努力的搜索脑子里的情报,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听说这醉花楼的主人要易主了!”

“哦?有点意思!”

欧阳正转着手中的茶杯,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眼中却浮现出一些层层叠叠的东西。

姑娘,你的热茶我就快要喝到了!

“啪!”

“你们这些死龟奴,这醉花楼什么时候轮到你们说了算了,害的我们起个大早不说,还一早上就紧闭大门,这让我们怎么做生意,你们赔得起吗?要是让柳姨娘知道了,也定不会轻饶了你们,可小心些你们的皮子,一个个的都得滚出这醉花楼!”

一个身穿大红色拖地长裙,露出大半酥胸的丰满女人脚下有一个摔碎的茶杯,她脸上的白粉似乎扑的有些多,显得整个人有些病态,此时她正用那双小小的绿豆般大的眼睛怒看着龟公刘。

“就是,就是,我们没赚到的银子你能给我们补回来吗?”

“哎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开张啊!”

“生意什么时候才能做啊?徐老板还答应今天来找我呢!”

打扫干净的宽敞院落里聚集着数十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细数之下,竟然有三四十个,刚才有了柳大花的带头,其他的女人们顿时也开始吵吵了起来,怒骂声,哀怨声,窃窃私语声直冲云霄,弄得以龟公刘为首的众龟公一个头两个大,他们终于深深地理解了什么叫做唯有女子与小人难养!

“龟公刘,你还不开门,等到柳姨娘知道了,非打死你不可?”

柳大花此时看向龟公刘的眸子里充满了嫌恶,可是嘴角却带着些想看戏的幸灾乐祸,一大早的这群死龟公不知道抽了什么疯,关着大门,任她们怎么说都不肯开门,这白花花的银子都给弄没了,一想起银子,柳大花恨不得现在就上前挠花龟公刘的老脸。

听着柳大花在那叫嚣,龟公刘一直低着头,努力的忍着,要知道对付这些不听话的姑娘,他可有的是手段,这柳大花要不是仗着受宠,他早打的她不知东西南北了,还有那些个起哄乱喊的小蹄子们,到时候,只要吴先生一声令下,哼!让她们晓得厉害!此刻她们应该庆幸,吴先生吩咐过在她来之前不能动她们。但是只要一听到柳大花提到柳姨娘,龟公刘的脸上就多一份笑意,这愚蠢的柳大花还等着柳姨娘来撑腰,现在这柳姨娘可能连自尽都成了一种奢侈吧!

“本姑娘要做生意,你们这群人都给我闪开!”

“呦,这是哪个姑娘这么心急啊?难不成这一日缺了男人就不能活了吗?”

柳大花刚叫骂完,一楼大厅内就传出一个清脆的声音,一瞬间,院内就安静了,估计掉根针,大家都能听出这是公的还是母的。像是要看到什么不得了的大人物一样,众人纷纷调转目光,看着声音发出来的方向。

暖意就这样不期然的洒满整个院落,但好像阳光都知道要发生什么一样,更多的把它的热情洒向那个一楼的小门口。

于是许多年后还让众人津津乐道的场景慢慢浮现,身穿淡粉色长裙的女人踏着光明,身披金色的阳光,左手牵着一个半大的孩子,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众人的视野里,像是误入凡间的仙女,

“爹爹!”

“我可能要娶一个傻媳妇了,怎么办啊,我把漂亮姐姐弄傻了,但是菜花妹妹咋办啊?呜呜呜…”

吴心刚刚站定,她身旁不到她膝盖的小狗子就奔向了刘叔,口齿不清的诉说着,仿佛吴心占了她很大便宜一样。这副情景弄得吴心十分无语,暗道刚才出场的节奏才是正确的好不好,现在的这是什么鬼。看着刘叔蹲下来慢慢哄小狗子,吴心也只能无奈的笑笑。

“刘叔,先带小狗子去后边吧,这孩子应该饿了!”

“吴先生,小的马上就把小狗子给哄好,您先继续,小的马上就回来!”

说着就叫过另一个龟公站在了自己的位置上,还冲着他交代了几句,就匆匆的带着小狗子去了一楼大厅里。

“嗯哼!”

吴心这一咳,大家的目光才重新回到她的身上,只不过这目光有的带刺,有的充满审视,还有一抹最刺眼的充满着对她的鄙夷。

“你怎么说话呢,虽说我不是这楼里的头牌,但我知道男人是什么东西的时候,估计你还在撒尿活泥巴玩呢!一个臭描眉扑粉的还敢在这得瑟,我看你也该领教一下柳姨娘的手段了!”

要说这楼里最看不上吴心的就是这柳大花,她自己是个风尘女子,就最看不得别的女人一副清高的样子,要是外面正经人家的女人她看到了也就啐几口,骂几句罢了,可偏偏这吴心就是醉花楼里的啊,长得又妩媚,尤其是那双斜挑的桃花眸,不知道要勾搭的多少男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可偏偏人家一个也不理,靠着自己那一双手,愣是赢得了柳姨娘的赏识,这也更招得柳大花的嫉恨。

凭什么同是服侍别人,她就要靠着出卖身体活,那吴心就可以活的干净,而且赚的钱财还比她不知多出多少,她不甘心,今天终于找到她的错处,她偏就要痛打落水狗!

可是柳大花似乎忘了,院里已经乱成这样了,却还不见柳姨娘的身影!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