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庶不奉陪:将军,夫人又跑了

更新时间:2020-09-11 12:00:47

庶不奉陪:将军,夫人又跑了 连载中

庶不奉陪:将军,夫人又跑了

来源:微小宝 作者:知秋 分类:穿越 主角:李林子里 人气:

《庶不奉陪:将军,夫人又跑了》为知秋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沐书瑶重生在一个连名字都没有的村姑身上。 名字没有?自己取。平时还能学这学那,日子过得也还不错。 突然有一天,她被接进尚书府,成了爹不疼,奶嫌弃的庶女。 继母伪善,撕掉你的面具;姐妹姨娘排挤暗害,送你们个恶果尝尝! 谁的生活里不会遇到几个跳梁小丑! 只是那见鬼的婚约又是怎么回事?那不是嫡女的婚约吗? 那个谁?你!对!说你呢!看清楚,本姑娘是庶女,庶女,庶女! “我知道!可本将军要娶的就是你这个庶女!”...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沐书瑶可一点也没把楚煜辰的话放在心上,入了京城之后,自己再想出尚书府,就难如登天了,哪会有时间去接触那么一个不知是谁的贵公子。 次日一早,她就在周嬷嬷的带领下钻进马车,直往京城而去。 因为前一天晚上,周嬷嬷觉得沐书瑶下了自己的面子,这一日在马车上就板着张老脸,满脸不耐,连带着看花蕊和小芳也十分的不顺眼,时不时就要训上几句。 这天晚上她们借宿在一个京效的农家小院,倒也相安无事,第二天,京城城门一天,他们就进了城。 终于站到沐府大门前,沐书瑶望着眼前匾额上中规中矩书写着“尚书沐府”四个大字,心中有讽刺的笑声荡起。 堂堂吏部尚书竟在十几年前想亲手掐死自己的女儿,现在却又假惺惺地把她接回府中,却又显得那么草率,连最基本的验明证身都没有,他就不怕自己是冒充的。 或者说他根本不在意这个被接回来的女孩是什么人,只需要她顶着沐书瑶的名字,消除自己在外的那个不慈的名声。 周嬷嬷看沐书瑶站在门口,看着那扇朱漆大门发愣,眼底涌起浓浓的鄙视:倒底是乡下野丫头,一个气派的大门就把她震住了,等她看到里面的气势,不定要失态成什么样呢! “二小姐,这是大门,平时不开的。”周嬷嬷堆起一脸假笑:“请二小姐随奴婢来。” 花蕊在一边想要开口,被沐书瑶眼疾手快地按住,笑问:“嬷嬷,我第一次回府,不知道规矩,你给我说说,这大门什么时候,或者是什么人才可以走?” “当然是老爷,还有那些门户相当的客人。”周嬷嬷骄傲地说:“当然,老夫人,夫人出门也可以走正门,只不过,老夫人这些年虔诚理佛,夫人打理内宅诸事,都显少出门。” 边说边带着沐书瑶来到一旁的侧门,让她们等着,自己先去扣门。 门房的人将门打开,见是周嬷嬷,一张脸都笑开了花:“嬷嬷回来啦?嬷嬷一路辛苦。”紧接着又撇了后面三个女子一眼,低声问道:“不是说嬷嬷去接二小姐了吗?怎么带回三个?” 周嬷嬷回头也看了沐书瑶三人一眼,下巴往沐书瑶方向抬了抬,“中间那位是二小姐,她边上的是乡下的好姐妹,这次自愿陪她进京,反正咱府里也不多两张嘴,夫人说了,全当是给她做伴了。” “夫人真是菩萨心肠。”门房接了一句,才冲着沐书瑶等人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二小姐快请进,老夫人,夫人都念叨好几天了。” “二小姐,咱们进去吧。”说着领着三个人进了门。 进了府门,正碰上一个穿着体面的下人,带着两个普通的下人迎了上来。 周嬷嬷压低声音为沐书瑶介绍:“中间那位是府里的大管家,因着是夫人奶娘的儿子被老爷赐姓沐。” 沐书瑶不甚在意地点头,却不动声钯地给花蕊和小芳递了个眼色,让她们记住此人。 沐康看了周嬷嬷一眼,经她示意,上来草草地给沐书瑶行了个礼:“奴才沐康见过二小姐。”虽然自称奴才,可脸上并无半点谦卑之色。 沐书瑶无意与一个管家多计较,反正都已经到这里了,断没有因为一个奴才就生出退缩之意的理。 沐康将人往正堂领,绕过影壁墙,走过好几条走廊,穿过一个姹紫嫣红的大花园,经过一个条养着红色锦锂的人工湖。 一路上,每隔三五步就站着一个穿着湖青色丫鬟服的小丫鬟。 这些丫鬟见着沐书瑶等人进来,齐齐的屈膝行礼,周嬷嬷一直偷偷注意着沐书瑶脸上的表情,却失望地没有从她脸上看到预想当中的惊慌失措,反而是气质从容淡定,倒是她身旁的两个小丫头,虽然低垂着头,却拿眼角余光扫视着周围的一切,满脸皆是新奇与震惊。 周嬷嬷看到此,心里的石头落地了,她就说嘛,哪里会有乡下丫头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还能镇定自若的,那沐书瑶一定是强装的,其实心里不定怎么紧张呢! 能够震慑住她就好,就怕她油盐不进! 不过也太不中用了一点吧,这点小阵仗才哪儿到哪儿啊,一会进了正堂,才是真正的开始震摄。 沐书瑶如果知道周嬷嬷自动脑补了那么多,肯定会拎着她的衣领吼:“你个死老太婆,脸上两个眼睛是画着的吗?你从哪里看出本姑娘紧张了?” 一路走到明辉堂门口,早有穿着体面的丫鬟殷勤地撩了帘子,满面是笑地唤了声:“二小姐。”只是这笑怎么看怎么生硬。 花蕊和小芳一路跟进去,就见地上的汉白玉地砖被擦得一尘不染,屋顶上吊着华丽的宫灯,屋子里家具雕工精美,令人叹为观止。 正堂首座坐着一位老太太,说是老太太,其实年纪看上去也不大,头发都没有全白呢,却因为长年端着长辈的架子,有些显得老气横秋,尤其是她手里早早地握上了一根红木手杖,杖首繁复的花纹没显出端庄,倒让人看得有些老气。 坐在老太太下首的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壮年男子,身形颀长,表情却有些刻板,一身墨青色家居长袍,领口和袖口用金线绣了祥云图案,腰间挂着的碧色玉佩。 不用问也知道,这便是一家之主沐永年了,这具身体的亲生父亲。 在沐永年下首坐着一位身穿蜜合色大袖圆领湘绸裙子,发上是点金凤簪,身材有些发福的妇人,这应该就是沐永年现在的正室夫人王氏了吧! 沐书瑶轻轻走上去,对着首座的老太太行礼道:“书瑶见过祖母,父亲,母亲。” “书瑶?”沐永年不解地开口:“你说你叫书瑶,谁给你取的名字?” “回父亲的话,当年父亲将书瑶送至小麻村时,张嬷嬷觉得女儿没名字,叫起来多有不便,便请了村里一个老秀才取了这名字,若有不妥,还请父亲见谅!”沐书瑶嘴角微勾,一脸恭顺地回答。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