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医色倾国:将军夫人不好当

更新时间:2021-06-07 08:48:48

医色倾国:将军夫人不好当 连载中

医色倾国:将军夫人不好当

来源:微小宝 作者:小m愚 分类:穿越 主角:苏清欢林三花 人气:

主角叫苏清欢林三花的小说是《医色倾国:将军夫人不好当》,它的作者是小m愚最新写的一本穿越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外科圣手穿越到古代农家,家徒四壁,极品成堆,苏清欢叉腰表示:医术在手,天下我有!什么?告我十七不嫁?没事,买个病秧子相公,坐等成寡妇,赚个贞节牌坊横着走!可是,相公摇身一变,怎么就成了位高权重的将军了?苏清欢:喂喂喂,拿错剧本了,这是种田文!女主欢脱逗比,善良坚韧;男主霸道深情,扮猪吃虎;欢笑泪水,悲欢离合,唯深情不曾辜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他在京中最有名的醉乡居吃饭的时候,曾经见过穷困潦倒的秀才从对面书肆进出,和伙计交割抄好的书。 那时候他虽然为家族不容,却仍然是天子近臣,风头无双,又何曾想过有一日自己绞尽脑汁,也只能想出这种办法赚钱? 可是他不能看着苏清欢为了银子发愁,自己却坐享其成。 他落魄了,但是他还是个男人。 “不行。”苏清欢拒绝,“你的笔迹,若是被有心人查到,会给你带来麻烦。而且抄书费眼睛,得不偿失。我想有机会行医,但是我毕竟是女子,孤身出门不安全,到时候你陪我,做我的护卫。” 陆弃感念她的这份细心,没把自己左手也会写字的秘密说出来,笑道:“好。” 新盖的房子,东西两间都是卧室,所以两人再也不用挤在一个屋里睡了。 喝得有些迷糊的苏清欢爬到炕上先睡了,陆弃坐在椅子上,一瞬不瞬地看着昏黄灯光下她美丽的面庞。 她是个美人,不施粉黛却难掩芳华;她善良坚韧,内心柔软细腻;她聪慧灵动,清苦的日子里依然乐观向上。 在盐场为奴,面对侮辱伤害,他曾一次次怀疑活着的意义。 而现在他觉得,之前所有的苦难都得到了弥补。 苏清欢睡了一会儿,觉得衣裳裹在身体下面不舒服。她想起已经搬到新房,和陆弃不在一个房间了,于是伸手开始解自己衣裳。 陆弃看着她露出白皙的脖颈,手还在解腰带,喉结不由动了动,舔了舔嘴唇,艰难地站起身来,扭过头出去。 晚上,他做了一个不可描述的梦,梦见苏清欢白到发光的身子,玲珑有致的身段,梦到她在他身下,扭动得像条蛇…… “你这么早起来?咦,床单不是昨天才铺上的吗?你大清早起来怎么又洗了?” 苏清欢看见院子里飘着的床单,打个哈欠好奇地问道。 陆弃面色微红,强自镇定地道:“昨晚鼻子出血,弄脏了床单。” “鼻子出血?”苏清欢一下想到大姨妈,同样血染的风采,捂脸! 她上前要给陆弃把脉,被陆弃拒绝。 陆弃心虚,若是被她察觉自己精、虫上脑怎么办? 他面对的只有她一个女人,yy对象是谁一目了然。 苏清欢嘟囔着:“也许是秋干气燥吧,回头我给你熬点银耳雪梨,你也多喝水。” 陆弃心虚地“嗯”了一声,道:“快去洗漱,一会儿该去坐车了。” 陆弃心虚地“嗯”了一声,又道:“我出去提水。” 虽然他腿有残疾,但是力气极大,把每日去村里唯一那口水井排队汲水的事情承包了。 苏清欢对此极为满意,他来之前,都是她自己去,每次只能提小半桶,所以用水十分不易。 现在想洗澡就洗澡,一点儿也不用心疼水。 等陆弃排队把水提回来,苏清欢也做好了早饭。 白米粥,南瓜饼,腌小黄瓜,清炒木耳,色泽分明,清新爽口。 “一会儿我去理正家里送东西,你要一起去吗?”苏清欢喝了一口粥,把南瓜饼推到陆弃面前问道。 看得出来,他在家里有些抑郁。前些日子和工匠忙活房子的时候,苏清欢觉得他情绪好不少。 陆弃停下筷子问:“去送礼?” “嗯。” 理正帮忙,她才能得到这三十两银子的补偿,而且以后要定居于此,和理正搞好关系总是没错的。 “一起去。” “好。” 毕竟他和理正说话方便些,她就和理正媳妇说话就可以。 吃完饭,苏清欢打点礼物。 “这是四色点心,这是腊肉,这是给理正女儿的绢花,这是给他孙子的衣裳……” 陆弃拿起一朵绢花打量。 粉红色的桃花,配色十分逼真,栩栩如生。 “好看吧,我自己做的。”苏清欢得意地挑眉,“将来养不活自己了,我靠这手艺也饿不死。当然,我还是希望行医济世。” 说起这个,她就有些怅然。 她年纪轻轻,又是一介女流,没人会相信她的医术。 “你可以开个义诊。”陆弃放下绢花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苏清欢笑着道,“万事开头难,但无论如何也要开始。” 村里人有小病都忍着,但是如果免费的,肯定有人会来看的。 “你的医术是跟谁学的?” 苏清欢愣了下,想起了师傅,忽然很难过。 师傅四处云游,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若是他知道自己不见了,肯定会很着急。 可是如果现在去程家留消息,恐怕程宣又会寻迹找来…… 陆弃见她愣神,以为她不想回答,转而道:“快走吧,晚点理正出门了。” 说着,他拎起篮子。 苏清欢回过神,笑着道:“对,回来的时候咱们去买个虾笼去河边下了,捞上来小河虾,咱们炸着吃。” 陆弃点头。 两人一起出门,往理正家走去,沿路遇到村里人,苏清欢都笑眯眯地打招呼。 “张大叔,这是去收苞谷啊!” “孙婶子,看闺女呀!听说给你生了个大胖外孙,恭喜恭喜。” “对,对,这是我相公。他不爱说话,但是人好着呢!” “什么时候生孩子呀?嘻嘻,随缘随缘。” 苏清欢在前面欢声笑语,陆弃沉默地跟在身后,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还没到理正家,就见到他家门前围了一圈人。 “算了,改日再来吧。”苏清欢觉得自己“送礼”的日子选的不好,总不能大剌剌地在众人前拎着装满东西的篮子进去。 “嗯。”陆弃道,“好像家里出事了,里面有人哭喊。” 苏清欢本来已经准备掉头,听见这话后迟疑道:“那还是看看发生什么事情了吧。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来。” 陆弃不喜欢人多的场合,她很体谅。 “我和你一起。”陆弃的口气不容反驳。 “我的金孙啊!我的心头肉啊!这是挖了我的心啊——”院子里突然传来妇人歇斯底里的哭喊声。 苏清欢一惊,快步往前走去,拉住门口的孙寡妇道:“婶子,这是怎么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